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沉迷刀男和es
个人混圈挺多的

是个孩厨

头像是我儿子!(我对象画的!)

好看,不接受反驳(过激)

像d5,魔道,刀剑,es,fgo,王者,凹凸,守望,阴阳师,万象,魔兽,舰b,少前,七日.......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基本什么圈都会混一点cp洁癖大概不是很严重

三日素雪

关于本丸的日常
主cp是三日鹤

里面会有一个婶设

后期有空了可能会画条漫(色废的我可能大概是黑白条漫了)

ps.剧情ooc

长篇

正剧

视角不定

以下正文
————————————
幕.

素雪覆三尺,万叶樱落雨...

“看起来,这个本丸还挺欢迎你的。”狐之助毫不在意的打断了正在赏樱的黑发男子。
“听说万叶樱一万年才开一次花,你能见到它开花,估计什么愿望都能实现了吧。”男子收回的视线凝视着脚边靠着的狐狸。

来这里之前他还信誓旦旦的拿着自荐信去找联络员,却没想到的是接待他的是一只狐狸。

“这里是时空外的世界,从你任职开始,这里只会有你一个人类存在,你也不会受时间的影响,换句话说,在这里的你,获得了另一个程度上的永生。
守护历史秩序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所以在时间朔行军彻底打消改变历史的计划之前,你要一直坚守在这里。
只是...这个过程...有可能是永远。”它停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
梳理了几下胸口翘起的毛发后,用爪子向一间房间戳了戳“准备好的话就跟我去看看外部给你准备了哪位刀剑男士,我会在刀室等你。”

他曾经也有想过会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只是却没有想过有可能会是一生一世。

即便他对外界并不算得上留恋...罢了...


长生会令人痛苦,因为知道这里只会有他一个人存在,所以他走上这条不归路,注定要孤独一生。


“既然万叶樱为我的任职开了花,我也不能辜负外部和人类的厚望了。”

狐狸转头看了看他“看来您已经准备好了,审神者大人。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狐之助,之后我会带您熟悉这里的环境。
您先随我来吧。”

观望了一下本丸的大致情况,审神者脑中有了点大致印象。

下了几天雪,这条小路却是新打扫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心了...”他还嘀咕着一路走来这么大的本丸是谁打扫的,回过神却已经走到了刀室门口。

“您很快就会见到了。”狐之助率先钻进了门,把他一人留在门外。

做出手推门的动作之前,他还是犹豫了一会“时间回朔,唯有刀剑。”这是他来时外部的人跟他提起的,即便知道下一秒的情景,在他拉开门之后还是神情恍惚了一瞬。

“我是山姥切国广,虽然是仿造山姥切的刀,但是我并不是冒牌货,是国广最棒的杰作。”

他也不敢想象面前活生生的人居然是刀剑,但这就是现实,他还是要接受。

作为审神者,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试图向刀剑问好“是把漂亮的刀呢。”

山姥切是最早来到这个本丸的刀剑,虽然也并不知道外界的任何消息,但是有狐之助的存在,还是学会了一些基本礼仪。

他知道现在应该同样伸出手和审神者问好,但是伸到半空的手却又回到了自己披风的帽檐向下扯了扯“请...不要说我好看,我只是个仿品。”

第一次和刀剑打招呼以失败的结局告终,对他来说多少有些挫败感。

“山姥切目前是你的近侍,但是以后谁担任近侍一职还是由大人自己定夺。

现在我需要教会您锻刀,以及本丸的基本结构。”狐之助先行一步去了“刀匠”工作的区域。

在刀炉前,狐之助塞了一张纸给他“这是...纸片吗...”

“你把它放在刀上,看看是谁来了。”

他有些半信半疑,但是是经历了那么多,把纸片放在刀上后出现了一个人的事情,应该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于是他照做了,至于之后的闪光出现了谁,他就不知道了。

“我是鹤丸国永。”

“被吓到晕过去了吗。”

“真是失策了啊...”

放一张线稿emmmm

萌新画手

看完成尸的小栎逐

再看看我们小栎逐生前(诶嘿嘿嘿嘿嘿)

关于自家儿子人设补齐

拍照的时候斜着拍的,压缩很难受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吸我儿子(诶嘿嘿嘿嘿嘿嘿)

(亲妈)

宛如弱智没有擦铅笔稿,现在真成遗照了

窒息

其实我也想玩2333

指绘太窒息了

庆祝军训结束吸一口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