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在魔道上痛苦的死去活来
个人混圈挺多的

是个孩厨

头像是我儿子!(我对象画的!)

好看,不接受反驳

像d5,魔道,刀剑,fgo,王者,凹凸,守望,阴阳师,万象,七日.......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迦周迦】风月无边 中上

那么再次说明一下ooc并且不存在文笔

迦尔纳要出演舞台剧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学校里也有不同程度的异议。

【学生1】终于有机会见见迦尔纳学长的样子了!

【学生2&3】你不是阿周那学长的真爱粉吗,为什么突然在意起迦尔纳学长了。

【学生1】你们懂什么,能和阿周那学长在一起玩的能是些什么人,肯定是那些长的就很好看的,而且!

就这样某学生因为花痴,被人打进了医务室。
【学生2&3】说好的全世界只有阿周那最帅,其他人都算什么的呢!打死你个背信弃义的人!

“迦尔纳!”迦尔纳一回头就看见阿周那拎着包赶过来,“你就那么不想和我一起走?”

迦尔纳故意加快脚步往前走“我已经说过了吧,和我走会给你带来困扰。”

“你等等!”

沿着路一路到了公寓,直到进了门阿周那才追上迦尔纳。
该死,明明瘦的像根火柴,结果跑的那么快。

“我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走路呢,呼。”阿周那上句不接下句的喘着气说着话。

而迦尔纳已经从厨房翻出了一包吐司。

“我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阿周那故意提高了嗓门。

把蜂蜜罐子放在灶台上后,迦尔纳才回头看了眼阿周那“出那么多汗,去洗个澡吧。”

被无视了那么久,本以为终于能好好谈话的阿周那内心里已经把迦尔纳手撕了一万次。

但是迦尔纳根本没有理会阿周那,索性作罢去洗澡。

火腿片和去了边的吐司被卷起来送进了烤箱,刚想把刀放回到家,就听见浴室里一声大叫。
“迦尔纳!你难道没有买热水器吗!”

迦尔纳靠在浴室门口对里面说了句“你声音太大了,阿周那。”

洗完了异常痛苦的冷水澡以后,阿周那紫着脸出来了。索性脸黑不明显。

“你不应该湿着头发出来的,你这样我又要拖地了。”

只可惜这会无论迦尔纳说什么,阿周那都选择无视。

金黄色的蜂蜜淋在吐司火腿卷上,勾引着阿周那的味蕾。
“吃完以后你去洗碗。”说完迦尔纳就去了卧室,六星阿周那一个人坐在客厅。

“我看你真该好好学习怎么和人交流了!”

吃完饭以后,阿周那乖乖的把碗洗掉了,进卧室的时候又仔细看了看周围。
白色的墙,白色的灯,白色的桌子,椅子,白色的地板,白色的...人

感情这人是多喜欢白色。

“迦尔纳?”很久没有听见卧室里的动静,阿周那忍不住叫了一声。

房间里依然是安静的出奇,于是阿周那推开了门。

轻微的均匀的呼吸声在阿周那耳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看着睡着的人,阿周那的目光不自然的被吸引过去。

轻轻合上的双眸,极其柔顺的白毛,雪白的皮肤...总之,在阿周那眼里,迦尔纳的脸,已经属于盛世美颜的级别了。
“他要是不张嘴,一定比当红明星还出名。”

虽然刻意的别过头,但是视线还在不由自主的向迦尔纳看去。

只能说,阿周那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如果你是个女人的话,我可能就沦陷了吧。”正准备离开床边,手臂却突然被抓住,往后拉。

“你在装睡吗你!”阿周那瞪着眼睛看着迦尔纳,但迦尔纳却只半睁着眼睛,把他往自己身上拉。
“你放开我!”

“如果你真的想我放开,就不会让我现在这样抓着你,阿周那的筋力可是比我大的。”

“你!”

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迦尔纳冰冷的手指封住了,随即覆上了迦尔纳毫无情感的吻。

一种微妙的情感盘踞上来,阿周那反扣住迦尔纳的手把他按在了墙上。
“唔,你”迦尔纳试图挣脱阿周那的束缚,但是如他所说的,阿周那的力气比他要大,况且他这瘦的像火柴一样的身体,现在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阿周那!”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迦尔纳只感觉自己的骨头要被捏碎了“啊...,你放开我。”

“占了便宜你就想跑吗?”说罢,阿周那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拉过迦尔纳,不管不顾的“报仇”。

“迦尔纳你还是少说话吧。”

“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说太多话的样子。”


感觉超短emmmmmm(就你整天找借口)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