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迦周迦】风月无边 中

把上下合在一起再改改emmmmm(一起写会死啊你)

咳咳

ooc

不明cp倾向

好的不存在文笔这个东西

迦尔纳要出演舞台剧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对于未曾谋面并且在学校待了三年的神秘角色,学校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轰动。

【学生1】终于有机会见见神秘的迦尔纳学长了!也不知道学校这次用了什么办法把他喊出来了!

【学生2&3】你不是阿周那学长的真爱粉吗,为什么要在意迦尔纳。

【学生1】你们懂什么,最近网上有个人发了一组照片,你们看你们看,据说这是迦尔纳学长,可惜这些照片都是偷拍的。我感觉他和阿周那一样好看啊!

就这样某学生因为花痴,被人打进了医务室。
【学生2&3】说好的全世界只有阿周那最帅呢!打死你个背信弃义的人!(根本没有看照片)

“迦尔纳!”迦尔纳一回头就看见阿周那拎着包赶过来,“你就那么不想和我一起走?”

眼看阿周那快追上来,故意加快脚步往前走“我已经说过了吧,和我走会给你带来困扰。”

“你等等!”

阿周那一路追到了公寓,直到进了门才追上迦尔纳。

该死,明明瘦的像根火柴,结果跑的那么快。

“我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走路呢,呼。”阿周那上句不接下句的喘着气说着话,而迦尔纳已经在厨房里翻东西了。

“我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阿周那故意提高了嗓门。

把蜂蜜罐子放在灶台上后,迦尔纳才回头看了眼阿周那“不去洗个澡吗,你出了很多汗。”

阿周那无语,本以为被无视了那么久终于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说话,结果却被要求去洗澡。

此时阿周那已经在心里把迦尔纳撕碎了几万次。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直到迦尔纳低头继续忙着厨房里的事,阿周那才不甘心的去浴室洗澡。

刚放下手上的刀,拿了块毛巾擦擦脸,就听见浴室里传来一声尖叫。
“迦尔纳!你难道没有买热水器吗!”

捧着餐盘,迦尔纳靠在浴室门口对里面说了句“你声音太大了,阿周那。”

洗完了异常痛苦的冷水澡以后,阿周那紫着脸出来了。索性脸黑并不明显。

“你这样出来我又要拖地了。”

阿周那再次无语“这地我来拖。”

金黄色的蜂蜜淋在吐司火腿卷上,香味勾引着阿周那的味蕾。
“那个...吃完以后你去洗一下碗,我去把房间整理一下。”说完迦尔纳就去了卧室,留着阿周那一个人坐在客厅。

吃完饭以后,阿周那乖乖的把碗洗掉了,进卧室的时候又仔细看了看周围。
白色的墙,白色的灯,白色的桌子,椅子,白色的地板,白色的...人

明明白色那么容易脏,在他这却那么干净。

“迦尔纳?”自迦尔纳进去之后就没听见一点动静,阿周那还是忍住在门口喊了一声。

没有听见迦尔纳的回应,阿周那打开门冲了进去。

轻微的均匀的呼吸声在阿周那耳边“这是睡着了吗。”
看着床上睡着的人,阿周那的目光不自然的被吸引过去。

轻轻合上的双眸,极其柔顺的白毛,雪白的皮肤...总之,在阿周那眼里,迦尔纳的脸,已经属于盛世美颜的级别了。
“他要是不张嘴,一定比当红明星还出名。”

虽然刻意的别过头,但是视线还在不由自主的向迦尔纳看去。

只能说,阿周那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叹了口气“也是,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好。”正准备离开床边,手臂却突然被抓住。

“你在装睡吗你!”阿周那瞪着眼睛看着迦尔纳,但迦尔纳却只半睁着眼睛,拉着他的手。
“你放开我!”

“不要...走...”

看着迦尔纳睡眼朦胧的眼睛,阿周那又喊了一声“迦尔纳你醒醒!”

话刚说完,一头白毛就倒在他的胸口,均匀的呼吸声又响起了。

一种微妙的情感盘踞上来,阿周那低头看着靠在他胸口的人,想起了他搬过来的真正目的。

“现在未免太早了。”阿周那放下迦尔纳又去了浴室。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阿周那打开水龙头,冷水浇在他的头上,瞬间清醒过来。
“唔...好冷。”

在走进卧室的时候,迦尔纳已经醒了“你不多睡一会?”

“嗯...编剧把剧本发过来了,我和她聊聊剧本。”
阿周那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叮咚"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正在思考的阿周那。

“可能是编剧把你的剧本发过来了吧。”
阿周那打开手机,点了点头“是”

【文件——舞台剧剧本】

【校园舞台剧be痴迷者】请接好w这次按照你的意思写了日常风。

【周】麻烦你大晚上发过来了。

【校园舞台剧be痴迷者】没事没事,这次也是be

【周】好...我先看看

【校园舞台剧be痴迷者】看完请回复

结束了和编剧的对话,阿周那点开了文件,果然看见了一个充满了be气氛的标题。

《祸》

“迦尔纳你看完了?”刚看完标题和演员表的阿周那看向一旁龟速打字的迦尔纳。
“嗯。”在迦尔纳漫不经心的回应之后,阿周那不奢望他在说什么,索性继续看起了剧本。

“车祸现场...死者...”阿周那瞪大着眼睛看着手机“你第一次上台她就让你演死人啊!”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迦尔纳站起身离开了卧室,房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阿周那也没管他,开始言语“攻击”编剧。

【周】我觉得这个剧本不行

【校园舞台剧be痴迷者】为什么owo

【周】迦尔纳第一次上台你就把他写死了,这给观众的印象只是一个死人,而不是一个素未谋面充满神秘感的boss

【校园舞台剧be痴迷者】好像很有道理,那给我几天我重新写一个剧本吧。

【周】只能这样了

关掉了手机,阿周那又叹了口气。

“听说这次舞台剧学校还请了媒体。”迦尔纳推门进来,手中捧了两杯牛奶,递给了阿周那一杯。

“是啊”

“如果媒体要来,车祸的剧本就太简单了。”

“是的”

“明天放学好像就要排剧本了,但是编剧突然说要改剧本。”

“是”

“阿周那你难道只会说是了吗。”

“是...啊不是!”阿周那呛着一口牛奶,指着迦尔纳,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话,谁都没听清。

“既然不是那就睡觉吧,从我的床上下去。”

阿周那乖乖的爬下床,翻出自己的被子和枕头。

“晚安”

“嗯...晚安”

“阿周那起床了。”耳边响着熟悉的声音,阿周那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并不在迦尔纳的房间里。

这是一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妈妈...”阿周那伸手去触碰贡蒂的手,温暖穿到阿周那的手心,但下一秒寒冷刺穿了阿周那的心。
“不!”母亲的身影随着房间一起碎裂开来,血红的一片出现在眼前。

“天授的英雄,请你遵守规则等我的战车被释放之时再决斗。”

“不,我唯独不能对你仁慈施舍的英雄!”

弓被拉满

离弦

“不!迦尔纳!快躲开!”阿周那绝望的向迦尔纳跑去,只可惜无论他怎么喊迦尔纳都没有听见。

“唔...”蓝色利箭正中迦尔纳的头颈,鲜血喷涌而出,头颅跟身体一点点撕裂分离,最后一起倒在了地上。

“不!”阿周那挣扎着扑倒在血泊中,只是一切都像幻影一样,从他眼中消失。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不要...不要!”

阿周那睁开眼,对着旁边大喊了一声“迦尔纳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疯!”

床上的人突然做起来,定了定神,回头看着阿周那,面露恐惧的张着嘴“我最近每天都在做这个梦...每天都梦见,你亲手杀了我。”

阿周那想起了晚上的梦,心有余悸的走到床前,把手搭在迦尔纳的头上“不会的。”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