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第五人格【园丁x杰克】

ooc
私设管家杰克
幼年园丁
(我,失踪人口,回归)

(别墅里的日记本再次被翻开,头戴草帽的姑娘抱着小丑玩偶静静的看着日记)
“这是过去的第几年了呢.....”姑娘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玩偶。
杰克.....

“维修工厂的人怎么还没来?”工厂的主人远望这工厂门口的道路却迟迟没有人来。
“厂长,您看,那里有车来了”身着管家装束的高个子迎去了大门“是维修队的人!厂长!”

工厂主闻声带着妻子一起去了大门口迎接,至于带上妻子只是因为最近厂中出的事故太多,年纪大了记不住。
“里奥你怎么亲自出来了,我不过是带着我的维修队过来看看,哈哈哈”带队的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人,一身贵族的装扮,脸上的笑容不变。来人和工厂主握了握手。
“这不是知道你要来嘛,而且最近厂里的故障太多了,自己说比较方便。”比起来人的绅士风范,作为厂长的里奥就有些粗糙了。
好好的厂长,穿着与工人无异,满是机油的围裙和破旧的裤子。
“真是让人作呕”来人皱了皱鼻子,进了厂房。

“艾玛,你怎么来工厂了,这里的机器很危险啊。”管家装束的高个子追着眼前还不到他膝盖高的孩子。
“杰克杰克,爸爸在哪?”女孩揉着眼睛,泪水从眼眶里溢出。
杰克扶了扶额头,摸摸感叹小孩子的思维跳跃,前一秒还在跳着跑,下一秒就哭着找起了爸爸。
杰克拉起艾玛的手“里奥厂长在和庄园的主人谈事呢,我先带艾玛回去好不好?”
眼前人修长白皙的手温柔的抚摸着艾玛的头,女孩点了点头,牵起杰克的手跳着向大门走去。

不及走出大门,远方工厂发出了爆破一样的声音,火光飞溅直到门口。
“艾玛快回去!我去看看厂长!”杰克推着艾玛去了大门。
“我要看爸爸,爸爸是不是出师了”女孩小声啼哭着向杰克抗议。
“里奥厂长不会出事的,艾玛快回去吧”

“呵呵,真是令人作呕的亲情,你们谁都别想走。”迎面走来的庄园主早已收起了笑容,留下的只有阴森的脸。

“小妹妹来陪我玩一个游戏吧”庄园主蹲下两眼直视着艾玛。

“艾玛快走,别跟他玩!”杰克推开了庄园主,抱起艾玛冲向大门。
只是....一切都晚了
“今天一个都别想跑!这个管家,送去地牢吧,她就和其他人关在一起”

杰克的手松开了艾玛,女孩哭哭啼啼的声音也消失了。

女孩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大笼子里了,身边还有一些陌生的人。
有医生服装的姐姐,士兵一样的哥哥...
“早啊,我亲爱的贵宾。”还未等艾玛打量完周围的人,身着贵族服装的庄园主便走到了笼子面前。

“我邀请你们来玩个游戏吧,大逃杀游戏哦。”庄园主拉下了幕布,笼子被褐色的布盖住“不容拒绝哦哈哈哈哈哈”

“真是个疯子”空军穿着的姐姐冷哼了一句。
“打开门就可以出去了,看见屠夫就跑,不然会被杀掉的”医生穿着姐姐提醒了所有人这个看似简单无比的游戏规则。

“姐姐们,你们有看见我爸爸和我的管家吗?”艾玛小声问了句,但是却没有人点头。
这是一场屠杀游戏,艾玛在心里默默下了定义。

乌鸦被惊动,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人出现在艾玛面前“喜欢这个小丑玩偶吗?如果觉得孤单的话可以让它陪着你。”绅士模样的人递给了艾玛一个玩偶。
“我刚刚没见过你,你来这里多久了”艾玛接过玩偶,抬头打量了起来人。
他戴着面具,认不出他的面容,缠着绑带的手指尖被带上了刀刃,不似是熟人。
艾玛只觉得他很高,就像杰克一样。

“很久了吧,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里来人是什么时候了”绅士模样的人蹲下身体用还完好的手揉了揉艾玛的头发。
“你真想我认识的一个人呢,叔叔”
“是吗,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特别喜欢他,他和你一样高,是家里的管家,他总是和爸爸一样为我担心。”艾玛伸出手想要摘掉他的面具,却被阻止了

“你也是来这里参加游戏的吗?”
他摇了摇头“我不是参加逃生游戏的,我只是负责替他们抓人的”
艾玛向后缩了缩“那你是监管者啊!你...你会杀我吗”

那人摇了摇头,艾玛见他要走,抓住了他的袖子“你呆了那么久,不孤独吗”
来人摇了摇头“习惯了”

“艾玛!艾玛!”远处传来空军装束的姐姐的声音“艾玛!快走!门开了!”

艾玛望着远处举枪的空军,下意识的护住了身后的人“我想陪他,他好孤独”

“艾玛你疯了吗!他是监管者啊!他会杀了你的!快走别相信他的鬼话!”
“空军!快走了!来不及了,监管者要追来了!别管她了,不然我们一个都逃不了!”

随着空军和其他人的离开,庄园里又只剩下了绅士模样的人和艾玛。
“走吧,我送你回去,时间不多了”他抱起艾玛向空军离开的大门走去。
“我走了你不会孤单吗”
“为什么呢”
“因为你看上去一直是一个人”
“...”绅士没有说话,加快了去大门的速度。
“那我把这个小丑还给你,如果你孤单的话可以让他陪你的”

沉重的脚步越来越近,穿燕尾服的人又加快了脚步。
【上一次没能安全的送你出去,这次不管怎样,我都要送你出去】
“杰克!你在干什么!”另一个监管者似乎发现了抱着艾玛的人,手中的刀毫不迟疑的落下。
鲜血从杰克的后背上流下“你是杰克?你快放我下来,我不走了,我要是走了他们会杀了你的。”
杰克没有一丝想听艾玛争辩的意思,强忍着伤把艾玛扔出了大门。
“艾玛!这里有我!你快走”

艾玛站在关闭的大门前愣住了“杰克...”女孩抱着手中没有归还的小丑玩偶哭了起来“快开门啊....别离开我了杰克”

火光在庄园里冒起

那么多年过去了,杰克...你在那里...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和爸爸为我担心了,快回来吧....杰克

评论(2)

热度(35)

  1. 陌染寒霜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太太写什么都好 @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