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须知↓

SPECIES 序章(杰佣)

species拖了很久了,中间被自己劝退过d5,这次回来打算整改一下继续写下去了

会有一点合并和改动

剧情走向还是不变但是文风变化很大

我希望这次lof不要吞我回车和空格了QAQ(每次都这样头都大了)

重复一下设定

拟兽注意

ooc

收养梗

其他角色✔

长篇

雾鹗杰x狼奈(后期拟人)

接受继续

……

【丛林法则一:所谓规则,向来都是局外人定的】

森林里月光皎洁,斑驳树影在因常年踩踏形成的小路上舞动,停留在时钟上的是催人入眠的时间,尽管如此,总有人在静候着时钟指针合并的时刻。

午夜的狼嚎准时响起,猎人小屋通往森林的路被人接连踩响。

猎枪,猎狗,火把...准备好出猎用得到的工具后,猎人团便组队冲进了森林暗黑的小路。

他们这一去,也是为了市场上价值不菲的狼皮。

【丛林法则二:幸存者总是最完好无损的】

狼群的优胜劣汰比教科书上所说的要残酷的多,在和猎人团整日整日的争斗和暗无天日的逃跑的强压下,狼群拒绝了一切受伤失去战斗力的狼。

哪怕是曾经的领袖,狼群的守卫...

就更别说一只鲜血淋漓的幼狼了。

它们需要的只是活下去,而不是一个要费尽心思照顾和维护的累赘。

【丛林法则三:不惧死亡,下场并不会太好】

“快!在那里!”说话声过后几声枪声划破了午夜的宁静,陆陆续续的脚步声随后响起。

狼群在被猎狗追上的时候终于决定反扑,身经百战的猎狗在单枪匹马的和狼搏斗后,很快皮毛就被狠狠的撕裂,狼的咬合力没有那么强,还不足以达成让猎狗身首分离的地步,只是把它摔了出去,血淋淋的尸体就落在某名猎人的脚下。

“该死!老子的狗!”

猎狗死相尽管很惊悚,但猎人团的人并不怕狼的反扑,跟狼搏斗他们早就带上了足够的防护物品。

金钱往往会让人不择手段,为了保证狼皮的完整性,他们并不会随意向狼群开枪,但必要的时候他们也有一定的手段。

大量麻醉剂足够让一头狼失去意识,直到剥皮手将它的皮毛剥下,猎人才会给它致命一枪,来满足自己狩猎的快感。

“追!”

【丛林法则四:趁着安逸的生活时多看看】

鼻子处的瘙痒迫使它睁开眼睛,移开盖在鼻子上尾巴,湿冷的空气很快进入鼻腔,它打了个哆嗦。

它身上还都是代表幼年期的绒毛,没有质地略显坚硬一些的皮毛,冷空气就很快浸湿它的毛发。

它茫然的看着湿漉漉的自己,再加上地上粘上的泥,就好像在泥堆里滚了好几圈的小猪仔,感觉有些好笑。

它打了几个喷嚏。

尽管如此,它还是会被各种新奇事物吸引,只是,无论被什么吸引,跌跌撞撞扑出母亲怀中的它都能被精准的叼回来,不管它怎么抗议,母狼却不在意这些,依旧用力的舔舐它身上沾满草屑和泥的毛发。

母亲温热的鼻息打在它身上,小狼舒展了一下身体,又蜷缩在母亲胸前蓬松的毛发里。

母狼宠溺的呜咽声在它耳边回荡,小狼满意的打了个哈欠回到了它的梦里。

【丛林法则五:努力活下去,别盲目的相信希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森林边缘地带响起枪声,一些鸟禁不起惊吓,全都飞离了歇脚的鸟巢。

小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本想找着熟悉的感觉蹭蹭母狼的胸口,却蹭了个空。

母狼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看着它,面露狰狞的表情,警告着小狼快点离开。

母狼没有给他犹豫的时间,咬住了他头颈后的肉,便把它往更远的地方扔。

母亲从来没有这样过,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它迈起了腿跑。

荆棘划破脚掌,它想停下脚步舔舐脚掌上的血,但是枪声又响了,母狼不在身边,它闲得有些孤立无助。

呜——呜——

呜呜...

求助的呜咽声没能引来母亲的身影,它趴下身子继续舔舐脚掌上渗出的血。

尽管它抱着所有的希望等着狼群的亲人来找它。

但狼群终究是走了。

【丛林法则六:绝望的时候也不要放弃希望】

被恐惧包围的它惊醒了。

它习惯性的去蹭母亲,但是事实没能如它所愿,狼群早在午夜就开始撤离了。

他没有等到任何狼来找他。

呜——呜......

天还没有亮,离午夜只过去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远方的森林传来了几阵狼嚎。

那是一种警告的声音...如果他记得的话,那是警示猎人到来的声音。

还没等它做出反应,犬吠和脚步声从它栖身的灌木边经过。

只是猎狗还没有嗅到它所在的那个灌木,就被不远处了一声狼嚎吸引了。

“这有只落队的,追它吧!”

三四只猎狗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冲去,只有一只还留在灌木旁不远处继续嗅着。

“汪!汪汪!”猎狗在它面前叫了几声,小狼没有忍住压力钻了出去。

但好巧不巧正好被回头呼喊猎狗的一个猎人发现了。

“喂!那还有只小狼!”

它知道它钻出去会有危险,它奋力向它来时的路跑,那是它认为安全的逃跑路线。

但是精疲力尽的小狼能跑多快,被猎人揪着后颈的它甚至没有多余力气挣扎,只是软绵绵的荡着。

“这狼崽子大小正好,等它长大养肥了,那一身皮可比这被枪打穿过的皮要好得多,而且还要大出一倍...”

猎人还在商议着怎么处理这只小狼,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母狼扑向那个抓着它的猎人。

这突如其来的飞扑吓到了的猎人,那人松了手。

“该死!追!”

这一次母狼叼着它跑了起来一路上有很多的小路,有些小路被灌木遮挡,人很难快速通过那里,而母狼专挑这种刁钻的路跑。

到手的狼崽子飞了,猎人急了眼,尽管母狼在尽它所能的躲避,还是中了数枪。

小狼自己也不例外,子弹擦伤遍布全身,右后腿上还中了一枪...

感觉自己失血严重开始体力不支的母狼用力把它甩了出去,然后凭着余力向着它截然相反的方向跑去。

母狼回头看它的那一眼,是它们母子之间见的最后一面。

它跌跌撞撞的蒙头钻进灌木丛,犬吠的猎人的声音早就离它远去。

没有足够的条件,也没有任何经验,它找了块被杂草覆盖的草堆俯卧了下来。

伤口处隐隐作痛,它低头看了眼它的右后腿,血液顺着毛发的引导依然在向外冒。

伤口很疼,它却不能仔细的去清理伤口。

它还是只幼狼,任何的生物出现都有可能会要了它的命。

它还不能放松警惕,它要等母亲回来找它。

黎明和深夜的转变仿佛只在一瞬间,森林里很快结起一层雾。

先前飞走的鸟群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巢里,而小狼却没办法再硬撑了,它需要止血和休息。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