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寒霜想约稿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沉迷永七(萨指)和第五(黄占)
个人混圈挺多的

是个孩厨(有点过激)

大概像d5,魔道,刀剑,es,fgo,王者,凹凸,守望,阴阳师,万象,魔兽,舰b,少前,永七,食契,弹丸,梦间集,非人,恋语,苍蓝,崩3,梦100,LOL,文豪.......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

基本什么圈都会混一点,cp洁癖大概不是很严重


混c圈(虚假coser)沉迷男装

可以扩列

不嫌弃可以加Q:1420700456

吟魂游人(黄占)1

1.

伊莱还依稀记得,他的神明说过的话。

若汝转世仍为吾之信徒,吾定不会让汝走上老路……

吾...想要汝与吾一同生活……

伊莱克拉克,吾不惧死亡,便将神格分一半与汝……以神之名义……

汝是否...愿意……

从此与吾共生……

同生……同死……

伊莱没有为此做出答复,只是因为他的这一生已经结束了。

招魂引物……以自己的寿命作为代价,他却不以为意,不接受贪婪的民众一丝一毫的贡品,就为此付出了他为数不多,甚至还未度过多久的生命。

对于先知的早逝,哈斯塔曾有着无法磨灭的罪恶感,他从未对任何人如此上心,但即便他是唯一的一个,哈斯塔还是醒的太晚了……

可他也为等待他的到来等了太久太久……

这一世的他,本不该走的如此...这般...

神明似乎不愿回想那段往事,哈斯塔驱动神识在监禁之地游荡起来……

虽然先知已经走了,但属于伊莱克拉克从属役鸟的那道幽兰色的光经常会出现在监禁之地的入口处……

役鸟左眼闪烁的蓝光甚至能与神明产生共鸣,只一瞬间,哈斯塔感知到了属于伊莱克拉克独一无二的生命气息。

“汝感知到先知的气息了吗”

这是第七个百年轮回了,汝终于肯放下对吾的信仰和曾经的记忆转生了吗……

“吾已在汝身上降下一道神识,此刻便去寻找他”

2.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民间就开始流传起一种传说

相传,在幽灵草密布的死亡之地中,曾降临过一直幽兰色的役鸟。

没有人见过它的主人,却没人敢多看鸟儿一眼,毕竟鸟儿长了一双赤碧异瞳...

从那之后,在死亡之地便再也没有见过日出,许多人猜测是不是邪神降下的惩罚。

只是也许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些人喜欢研究古书,他们自然也看见了那一句致命的话。

七百年前,黄衣之主在痛失唯一的先知之后便在人间布下了这片死亡之地。

古书上隐隐猜测那里存放着那位先知大人的尸骨……而那役鸟是先知生前的随从,自然会为守护主人尸体而降临……

猜测神的想法是愚蠢的,神职身陨怎么可能会留下尸骨,否则单凭神的力量,让先知复活又怎是难事……

况且那还是哈斯塔……

黎明的钟声在城镇里回荡的时候,几个蒙着面的人开始唱起定魂曲安送那个新逝去的灵魂……

幽灵花海在歌声中微微摇晃……就好像在迎接这个新的灵魂加入它们……

也许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伊莱在花海尽头真的看见了那朵含苞待放的水晶兰……

通体洁白透明如同鳞片一样的叶子倒立着分部在花茎上,微微的幽光点亮了死亡之地阴暗无光的地表……

似乎是从黄衣之主降世开始,这片花地便成了人供奉邪神哈斯塔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地方,神明自然明知真相的残酷,可他也不去戳穿这些愚人自欺欺人的方法。

毕竟,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这种闲事……

他从始至终都无所谓自己被如何供奉……

他需要的只是这些人间败类的精神力而已……

3.

定魂曲还在被人唱颂,却没有人看见那个花海尽头的孩子在痛苦中呻吟的样子……

伊莱还记得,那个老人跟他的父母说过……

“这个孩子身上有着邪神的诅咒,你们...还是早点遗弃他吧...被邪神记恨可不是件好事...”

啊啊啊呃……

他还记得,每当这首歌唱起,就会有一个人死去……

而并非人们传述的那样……

这一次那些人想要作为贡品献祭给邪神的是他……

而被遗弃的他早就做好准备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直到那个老人把药端到他嘴边的时候他也悻然接受了……

他毫不犹豫的喝了那碗会让他丧失五感的药……

他忍受着痛苦站起来,眼睛上难以言喻的疼痛还在继续,从眼睑的温热到脸颊的冰冷,他猜测此刻正在七窍流血的自己会是个什么渗人的模样。

失去视觉的他盲目的在花海里游走……

那定魂曲的声音他听不见了……

黑暗之中他似乎还听见一声鸟鸣,锋利的爪子抓起他单薄的衣物,把他向着一个明确的方向拽着……



而死亡之地边缘的人只看见了一人一鸟的黑影,却大声的呼喊着神明的名字。

“神明接受了这个灵魂!神明接受了这个灵魂!”

....

未完


有一些配图还在画emmmmm可能晚点发吧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