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寒霜想约稿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沉迷永七(萨指)和第五(黄占)
个人混圈挺多的

是个孩厨(有点过激)

大概像d5,魔道,刀剑,es,fgo,王者,凹凸,守望,阴阳师,万象,魔兽,舰b,少前,永七,食契,弹丸,梦间集,非人,恋语,苍蓝,崩3,梦100,LOL,文豪.......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

基本什么圈都会混一点,cp洁癖大概不是很严重


混c圈(虚假coser)沉迷男装

可以扩列

不嫌弃可以加Q:1420700456

吟魂游人(黄占)2

4.

大脑再一次清醒时,伊莱明显的感觉到了后腰因一直压着棺材板而带来的酸痛感。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这种依靠着棺材的一角并且仰面躺着这个诡异的姿势保存着昏迷……

但是后腰的疼痛感却给了他一个讯息,他还活着...

尽管是这样令人欣喜的讯息,他依然有些迷茫和不知所措...

神明没有接纳他……

伊莱曾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被世界所遗弃……

迷茫……

恐惧……

他分不清自己是如何一种心态,伊莱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但他忘了一件事……

为了让贡品保留着单纯到可怕的纯洁,他被剥夺了那些最基本的感觉……

视觉...

听觉...

嗅觉...

味觉...




而这一切的根本伊莱心知肚明...

那些日日声称着名为“神之子”的人,整日虔诚的向各种神明祭拜,却滥用神的名义抹杀各种他们所看不惯的人……

而他们口中的“为了祭拜神明”,却让伊莱莫名的感觉到恶心...

先是最开始的火刑,将“犯罪者”置于烈火中燃烧成灰烬,再贡献给神明,而他们却声称火焰能燃尽你灵魂的污浊……

唯有纯净的灵魂才能献祭给神明……

再是他经历的药刑,剥夺“犯罪者”一切感官,却唯独留下痛觉,他们不会对“犯罪者”做什么,只是把他带进了死亡之地,让他独自一人在死亡之地徘徊至死...

但他知道,即便是比这些更明目张胆的杀人行为,他们也总有各种各样的说辞让那些愚蠢的信徒信服他们。

或许是这些人天生就生了一张会说话的嘴...

5.



在伊莱清醒后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中,他都在极度安静的黑暗之中恍惚……


他已经无法正常的观察自己此刻的处境...

从光明的世界坠入黑暗需要长时间的适应...但经过伊莱脑海中思绪一系列的争斗,他开始不在意一般...

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将干涸的血迹抹去,便摸向了那个棺材存放的地方...

没人知道一个刚刚被剥去了视力的人是怎样把自己装进棺材的...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感觉那一堆平铺在棺材中的羽毛给了他很大的归属感...

伊莱克拉克...

伊莱...

他开始有些挣扎的去迎合这个不知名的声音...

我...不是...已经聋了吗...

伊莱伸出手想去验证一下声音是否是在耳边响起的...

但他转念一想却放下了双手...

不会...

不会......

太安静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些什么...

是神明吗...

神明接受我了吗...

那个声音在他停止了疑惑之后终于又开口了。

你确实很聪明

但我并非神明...

我就是你啊...


6.


他看见了那个自己...

他有些好奇,他自认为现在的自己身体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了,却没想到眼前的人看上去要比他脆弱的多...

身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不...应该是除了黑白灰以外,他身上再没有其他颜色了...

那是一种白到让人觉得不真实的肤色...

那个男人摘下面罩将整张脸完全暴露在伊莱眼前,被眼罩牵动的白发尽数散落下来,看得伊莱有些踌躇...


为什么...


他年纪并不比我大多少,为什么头发已经全部变成白色了...

他沉默了一会,你可知道,招魂引物...能使死人复生的仪式...

伊莱从没接触过这些仪式,自然不可能知道名为吟魂的仪式,但他并没有因为伊莱的沉默和怀疑而停下自己的叙述。

仪式的嫁衣是在人类的生命力上...

......

消耗自己的生命让别人复活吗...

还真大方呢......

但这真的如他所说...他就是我吗...

明明...我应该是恨他们的...怎么会......

伊莱还在沉思的时候,那个人突然将眼罩覆在了他的脸上,伊莱能感觉到隔着一层布,他的手覆盖在他的眼睛上。

冰凉的触觉从被触碰的地方蔓延开来...



我想...你应该听过那个上古先知的故事...


那就是我,所有人都说我死的不值。


可我并不那么认为,可以算是为了那位大人的誓约,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吧...


本想着就这样作为一个灵魂,一直在监禁之地留守,默默陪着大人...但是...我...没有办法做到人大人因为我失约...


所以我现在回来了...


但是我无法参与你们的事,所以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伊莱,去完成和大人的誓约吧...”



感觉到眼睛上的冰凉触觉开始消失的时候,伊莱开始有些恍惚...



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又是谁?



是受人爱戴的远古先知转世?



还是被世人遗弃作为贡品献祭给神明的礼物?



他不明白...



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白发的那个“他”早已不见了,眼前仅有的不是死亡之地的白色,而是溅满了鲜血的猩红世界...


既然神明已经降世...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未完....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