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源藏】背叛的龙种4

已经第四话了呢OWO不知不觉又要开打了
------------

“差不多就到这吧,我看源氏也不想再打了。”岛田家主依然秉承着身为父亲的义务。
“黑百合小姐,您看中谁了。”有些长老迫不及待的问着,这次入选对岛田家有着意义不同的,或者是单方面为了表决而完成的形式而已。
“这位是?”跟着之前作手势的长老视线看过去,黑百合选中源氏是毫无疑问的。
“这是岛田源氏”
“就他了”
“这...”片刻的犹豫后岛田家主还是看清了当下局面,为了重建帝国,必须和黑爪合作,那么代价...牺牲自己最疼的儿子...

“陪我去喝点酒行吗?”躺在树枝上玩弄自己手里剑的源氏先打破了这个僵硬的局面。
“走”靠在树下闭目休息的半藏不知不觉已经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你去干什么?”
“取钱”
“...”

“我要一壶清酒,有樱花糕之类的吗?”
“有,我这就去拿”
... ...
“知道你喜欢喝清酒”源氏又一次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容“来来来,喝酒怎么能少了花村著名的樱花糕,快点吃一个”
“...”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该对我入选感到庆幸吗?”
“...”
“算了算了,你不说算了,继续喝。”

不知不觉源氏和半藏就在花村的酒店泡了整整一个下午,回到半藏房前的院子,樱花花瓣零零碎碎的飘着。
“哥哥,我想和你说点事”
“什么事?”
“我想带你一起走”
“...”
“你不感觉老爷子他们给我们下了个圈套吗,既然都要死,还不如一起走了潇洒。”
“你...还没醒酒吗?”扶着门,半藏醉意并未消去,淡淡的问了源氏。
“哥哥,我说的都是认真的。”
“可是,我...还不能跟你走”
似乎听见半藏的拒绝,源氏感到沮丧“如果我执意要带你走呢?”
“...”
片刻过去依旧没有等到半藏的答复,源氏试探性的去拉了半藏的手。
未曾想到,半藏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岛田源氏!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和你走的!”
“...”
“你一个人走了多潇洒!带上我做什么?如果你想说没有我这个哥哥你就活不下去了,那我...还不如没有你这个弟弟!”
从小到大,源氏第一次看见半藏发这么大的火,还是因为...自己...自己想让他不被骗而骂自己,源氏只感觉心口无助的疼痛“可是...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的半藏如同疯了一样,没有往日的温柔,现在的他似乎是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许是听见源氏的回话,半藏眼眶不知不觉中已经湿润了,回身拿起自己平日用的刀,就向源氏砍去。
“你说我不知道,那你又知道什么?每次帮你撒谎骗父亲,你以为我那次不是提心吊胆吗?你每天晚上都粘着我,都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我早就厌倦了,你快给我走!这里不欢迎你!”
哈哈,不欢迎我...吗?
可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明明是你啊,哥哥...
我早就说过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带哥哥走,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逃走...呢?
“你怎么那么傻啊,源氏!你为什么不躲开!”
“如果...如果是哥哥的愿望...我...我为什么要躲呢?还...还有...哥哥...快点走吧...我...我...”
“对...不起,源...”我...都做了什么...自己明明是那么爱他,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忍心用刀砍他...他可是我的...亲弟弟啊。
“源...我想我一生都饶不了我自己,我会走的,你要等我。”
源氏的身体已经渐渐开始冰冷起来,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
半藏就这么抱着他,泪水模糊了眼睛,流不完也擦不干。
尸体上的羽毛就如此被浸湿,有血,也有泪。

樱花树下,半藏连夜挖了个坑,把源氏埋了进去,源氏喜欢小鱿,喜欢樱花,这里也许他会...喜欢吧。托人抓了一只小鱿,与源的尸体,一同埋在了土里。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