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源藏】背叛的龙种8

下一话兄弟两终于要想见了呢,会有双龙的片段,还会有后续其实想写双向的,但是学习作业好多啊!邪鬼还没肝到。。。。所以各位亲们喜欢HE还是BE(个人偏向于BE
PS拖久了都是作业的锅(好吧怪我写太慢
---------
“队长,这样真的好吗?”忙于编程的温斯顿仍然在抱怨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不也缺少人手吗!”
“莫里森~”仅仅几天没见莱耶斯完全变了个样。
“你...没事吧”
“没事啊,差点忘了,昨天哈娜直播的时候我去洗衣服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在她口袋里看到了这个,这是黑百合入队时发的录音带。”
“为什么黑百合的东西会在哈娜那里?”
“这我也不清楚,你去问问哈娜吧,她应该和莉娜在游戏厅。”
“...”
“我说莫里森,不就是游戏厅吗?至于板着个脸吗?”
“我说,莉娜什么时候也和哈娜一起鬼混去了?”
“你过去看了不就知道了吗?顺便把话问清楚。”话没说完莱耶斯就拖着莫里森往外走“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什么?”

“少主!家主有话要对你说。”自从接受了龙神之力,岛田家主就天天对半藏进行思想教育。
“半藏,你愿意加入黑爪吗?”这句话似乎从源氏“死”后岛田家主就不断的问半藏。
“父亲,我说过了我再想想”
“半藏!为父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今天务必给我一个答复!”从与黑爪联通之后岛田家主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神父以及医生都一致肯定岛田家主受到了诅咒,无药可救。
“是...父亲”

“医生!父亲究竟还有几日能活?”离开礼堂的半藏直冲医务馆。
“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

傍晚悄然而至,手中的樱花瓣被手指撵碎,背着刀,让仆从为自己穿上正式的祭服,半藏又来到了礼堂。通报之后,半藏跪坐在榻榻米上等待岛田家主的到来。
“咳咳...半藏啊...什么事?”被人搀扶着从里屋走出来的岛田家主尽显了沧桑和虚弱,如同秋叶一碰就碎。
“我想好了,父亲”遵守着岛田家的礼仪,半藏始终没有抬头“我同意加入黑爪”
“真的吗!太好了!咳咳...快...快把这消息告诉...告诉长老们...让他们...咳咳...他们...”许是太激动,情绪太过激烈,但虚弱不堪的身体早已受不起一点摧残,于此岛田家主在未把话说完便再也无法开口了。
“父亲?”
“父亲!”
“父亲...”
“少主...接下来怎么办...”
“明天举行葬礼吧,我需要那些长老给源陪葬!”
“是,少主”
“退下吧”
几个人在夜色中隐去,身为新入队的黑爪成员,半藏拿到了那个黑道录音带,上面被刻上了自己的名字,直至凌晨,半藏握着这个录音带发呆。

“神龙在上,我族再择新主,岛田半藏秉承了岛田家优秀的血统,龙神一族的优良品质。由神龙见证,半藏绝不背叛家族,使花村一直繁衍下去。”
“半藏!半藏!半藏!”花村村民们兴奋的重复着这个名字一次又一次。
“够了!别喊了!”半藏向来不喜欢过于吵闹的环境,新家主发了话,没人再敢出声了。
“咳咳”几队黑衣包裹的人出现在了会场,其中一个服装微微异于他人的人为半藏呈上了一把刀。
“龙神啊,花村延续几代,养育了很多学者,农民,武士,工匠,也自然少不了与外界勾搭,背叛本族的人,如今我半藏上任,自然要除去这些人。”
几声招呼打完那名服饰异样的人向半藏呈递了一个录音带“各位村民,这些人也是时候公之于众了,你们好好听听吧”

“家主,源氏是唯一一个拥有龙神之力的宿子,如果能利用他来完成我们的大业,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是,我身为其父,怎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家主,黑爪派的人明天就要来了,如果源氏不从,倒不如直接除掉他,大大削弱龙神一族的实力,到时候我们就坐等渔翁之利便可。”
“不行!我不同意”
“家主,没什么同不同意的了,如今的事态已经由不得我们选择了”
“...这”
“要么源氏为我们所用,要么源氏死,您仔细想想吧”
“恕我直言,家主,我们的成败在此一举了”
“我...还需要想想...”
“或许可以让少主成为我们的棋子,打一个障眼法,最后让龙神一族的宿子替少主出面顶死。”
“...那你们能找到谁...我族龙神一族宿子只有源氏一个啊...”
“家主,恕我冒昧了,这次建立帝国风险实在太大,家主不能再拖下去了!”
“这个我也知道啊”
“谁在那?”
“没人吧,你听错了。”
“或许吧”
“言归正传,家主干脆拿源氏当死棋,用他的命换整个帝国还是很值的,毕竟好处远不止这些。”
“这...好...”
录音带到这里就结束了,几个原本抱团站在祭台旁边的长老纷纷试图离开现场,却被黑衣包裹的护卫擒住。
“诸位若是对我之前的发言有所不满,大可提出来,若是合理,我或许会饶他们一命,不过可惜的是,这些要求在源氏还活着之前,还做数,不过现在,我要他们给源陪葬,及所逃亡者,反抗者,知情不报者,通通处死!”
举着刀,半藏走向了平日与前家主最为亲近的一个长老“叔父,这录音带的内容,是真的吗?如果没有猜错,当日提出至源氏于死地的,是你吧”
“...是...是我又怎么样,源氏还是死了,你父亲的帝国,哦不对,是我的帝国已经指日可待了,黑爪同意重建我的帝国了,哈哈哈哈!”
“呵呵,区区蝼蚁之辈,妄想建立帝国,呵,可笑至极”
“半藏,我死了,黑爪也不会放过你这个刚刚入队的毛孩的!因为...”
“吵死了!”不喜欢与人争执,这些习惯似乎都是在源氏离开后留下的。鲜红的血液滴落在地上,任职本该是开心神圣的事,只是此刻的礼堂里,尽是鲜血,恐惧,仇恨,“半藏...你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很好,我等着。”

岛田家?家主吗?哈哈不当也罢,黑爪嘛,无聊的把戏“夜,帮我把头发剪短然后扎起来,明日吩咐人收拾行李出发,还有这把刀...我曾经用它手刃了源氏,也用它为...为...唉...如果说是报仇,最该死的是我啊,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少主大人”

“温斯顿!温斯顿!上次莫里森让你找的智械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他现在在我们的住宿区107宿舍,你去找他吧莉娜。”
“没问题,交给我吧”

“是禅雅塔大师吗?”
“是的,请进。”
“大师,不知道温斯顿和你说了没有,就是关于一个半智械的青年的事。”
“哦,他说了”
“那您什么时候能教他呢”
“随时随地”
“谢谢大师,那么就明天吧,我会带他过来的,再见,大师”

“这是你的刀,拿着!”经过几个月的研发,安吉拉和温斯顿合力制作了这把刀和肋差。
“是,博士”对于身高178的源氏来说,这把一米二左右长的刀实在不太好驾驭,仅仅是拔刀,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听莉娜说一会你要去找那个智械学习?”
“是的”
“哦好,帮我替他打个招呼,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好”
“该出发了源氏”从门口闪进了诊所内,莉娜拉着源氏就走了。
“年轻人啊”安吉拉感慨道

“大师大师,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半智械青年”莉娜拉着源氏一路到了107宿舍。
“来的刚好,孩子,一起来感受宁静,净化自己的内心吧”
“是,老师”
“那我先走了,再见大师”
“再见”

评论(2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