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源藏】背叛的龙种9(双向结局分裂处)

抱歉各位希望看HE的亲们
因为一个朋友的建议,我决定先写BE,接下来的十是以BE为主更新啦HE还是会存着慢慢写不过会发的比较慢(低头认错)OWO
这篇相对比较无聊(小菜鸡本来写的就不好)很多双龙的片段
-----------

尼泊尔的冬日依旧是白雪一片,即便是夏日也无差别“源氏?你在干什么?”沐浴着冬日正午的阳光修行,无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只是可惜的是,今天这美好的时光又潦草的结束了。
“源氏?”寻着声音禅雅塔找到了声音的源头,空地上简单拼凑的训练场一片狼藉“源氏!你怎么了?”
废墟中,禅雅塔找到了这个罪魁祸首。
“老师...我...”
“说吧,孩子”
“我...我还算一个人类吗”
“你身为人类的身体已经死了,而智械则是维持你仅存的人类部分存活,孩子你记住,只要你的心还活着,你永远是一个人类。”
“我...知道了,老师,我会把这里恢复原样的。”
“恩”

警报声在守望先锋总部响起“温斯顿!温斯顿!发生什么了”
“雅典娜正在扫描入侵者的身份”
“有入侵者?我去干掉他”
“莉娜你别急,你看,结果出来了,是岛田半藏,源氏的哥哥。”
“那又怎么样,我去干掉他。”
“哎呀,你别急,既然是源氏的哥哥,也是时候让他们见个面了。毕竟从源氏被我们带回来已经过去七年了。”
“好像有点道理,那我去通知他”

“madamada,还要再练”在尼泊尔不知不觉修行了六年之久“已经很好了,源氏”
六年里源氏从跳跃开始,依靠智械的物理引擎完成二次跳跃,从跑步开始,依靠引擎的加速度完成短时间瞬移...
“大师,你在吗?”
听见有人在呼喊禅雅塔离开了训练场地“有什么事吗?”
“那个...源氏在吗?”
“在训练场,你去找他吧”回过头向训练场方向指了一下。
“好的,大师”

“源氏?”
“你是?”停下手上的练习,面向这个已经六年没有见过的陌生的女孩。
“我是莉娜,七年前把你带回守望先锋的那个”
“哦,你找我什么事”
“总部发现了入侵者,温斯顿博士希望你去解决一下,对方是...”
“谁?”
“你的哥哥...岛田半藏”
“半藏...好的,我一会就去”

时隔七年之久,花村早已变了样,在屋顶吹着夜风,源氏等着半藏的到来。
黑色的身影从几个建筑上跳过,源氏换了几个掩体。身影从花村的标志下穿过爬上花村标志性的大门潜入了岛田城。
爬上古寺的屋顶,源氏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身影,仔细确认,那的确是半藏。时隔七年,哥哥的样子变了不少,头发也比之前短了好多呢。
依靠二次跳跃,源氏从岛田城的顶端潜入的花村礼堂的屋顶。
“你不是第一个被派来杀我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被发现了吗?打开智械的夜灯,源氏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你敢冒死来到岛田城,你宿敌的领地?”
背对源氏跪坐在那花村礼堂的字符前的半藏拿起了弓“这里曾是我的家,难道没有让告诉你我是谁吗!”
偏了偏头躲过了半藏突然射出的箭“我知道你是谁,半藏。”俯下身躲过半藏射出的另一只箭“我也知道你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这里。”
愤怒充斥的半藏的眼睛,取出三支箭对着源氏射出了一支把源氏逼到了屏风的后面,有向源氏藏身的屏风射出了另外两支箭。
也许是在人烟稀少的尼泊尔修行了六年,又也许是机械忍者超出常人的判断能力,源氏准确的躲过了半藏射出的箭。手里剑从手臂上的装甲里划入指间“你是为了祭奠一个死在你手里的人!”灵巧的转身来到屏风的另一面对着半藏甩出了指间的三个手里剑。灵敏的弓箭手显然不吃这一套,伸手用弓挡住了手里剑。
快速旋转的手里剑因为撞击,向一边的墙上偏了过去“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半藏前翻滚了一段距离反手抽出箭,向源氏射了过去。
经过大脑的及时反应,源氏抽出肋差挡住了那近距离的一箭,即使这样,反作用力还是把源氏弹了出去,落到了高台下面,由于是机械的身体,从这个高度摔下来源氏并没有感觉到疼,迅速爬起来向通往平台的路跑。
取出一支分裂箭,半藏没有丝毫犹豫的向地上射了出去,分裂箭一触碰到地面就弹射出了许多箭,因为半藏控制好了射出的角度,所以弹射出的箭都向源氏飞了过去,仅仅用拿着肋差的手挡住这么多的箭,源氏有些力不从心,依靠物理引擎源氏纵身跳上了平台,把肋差重新放回刀鞘后,依靠引擎的加速度快速的找到了掩体,弓箭手随后也来到了平台上。
“你曾经对你的父亲说过是因为你弟弟的背叛才不得不杀了他。”左右寻找之前的那个机械忍者的半藏寻着声音向一面墙上射了过去,但那个机械忍者早就转移了地方“你要让你的家族延续下去,让你的使命延续下去”伸手拔出仅剩的两支箭,弓箭手向身后瞟了一眼“那曾是我的使命,我的枷锁”紧跟其后的射出了一支箭,但修行多年的源氏早早的又拔出了肋差,挥手挡住了那只箭“但是我一直都以我弟弟为荣!”弓箭手放手射出了最后的一支箭,机械忍者横过肋差借助手臂的力量把那只飞过来的最后一支箭切成了两段。
失去所有箭的弓箭手并没有放弃,干脆用那把弓与源氏打了起来,仅仅用一把弓怎么可能打的过机械忍者灵敏的肋差。被连连逼到了平台的边缘,机械忍者纵身跳跃,双手握住肋差向半藏刺去。
出于自身防卫,半藏用弓接住了那一击“上香祭拜就代表你以源氏为荣?荣誉可是要付诸行动的!”
想起了源氏这个名字,半藏只有无尽的愤怒“你不配教育我什么是荣誉!你不配说出我弟弟的名字!”弓箭手左右晃动了弓,机械忍者的肋差失去了借力的地方,借着这个空子,半藏用弓架住机械忍者的脖子把他摔了出去。
两人的距离变远了,半藏向落在地上的一支箭跑了过去,把自己所有的愤怒都化在了这支箭里。

孩子,你需要龙神之力吗?

就让我来给你这个力量吧。

半藏的左臂发出了蓝光,光芒随着左臂的龙纹流入那一只箭中,神龙双双飞跃在这空旷的平台上。
站稳的源氏反手握住了背后的长刀,另一只手在面甲的前端做出了一个特有的动作,那是忍者的标志。渴望龙神的力量,因为源氏是龙的宿子,即使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肉体,流淌的依然是龙的血液。绿色的光芒带着利刃,神龙出鞘了,北风神龙,依然是那样。

南风神龙,你听见风的召唤了吗?

我听见了,我的弟弟,你过的还好吗?

我过的很好,风中一直有我的存在。

绿光如同诱饵,引领着弓箭手的双龙,当龙回首返回弓箭手身边时,半藏用微不足道的弓去抵挡着自己的愤怒。“只有岛田家的人才能驾驭神龙,你...到底是谁”
机械忍者收回了长刀,绿光消失了,散热器弹了出来。拔出肋差机械忍者依靠引擎的加速度迅速把刀架在了半藏的脖子前“快动手吧,杀了我”,可笑的是源氏只是把到又向半藏的脖子靠近了一点便收了回去“不,我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死的,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哥哥。”
哥哥?半藏突然站了起来“不,不可能,我的弟弟已经死了。”
源氏打开了面甲,摘下面甲露出伤痕累累的面容“源...氏”。
回想七年前的事,半藏想起北风神龙确实说过自己的宿子还活着,只是半藏没有想到的是,再一次见到源氏,他竟然是这般模样“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源氏重新戴上了面甲,面部的绿色灯又亮了起来“我已经接受了现在的自己,也已经原谅了你”机械忍者向平台的边缘走去,拍了拍半藏的肩“现在,只有你才能原谅你自己。”
“风云再度变换,半藏,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忍者跳到了另一个屋顶。
弓箭手思考了一会,向墙边的那只箭跑去,拔出那只箭架在弓上对着源氏“现实,不可能向父亲说的故事那样!只有傻瓜才会去相信!”
背对着半藏,源氏偏了偏头“也许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你任然有希望,但我相信”转过身面对半藏,源氏行了一个礼“好好想想吧,哥哥”
机械忍者化成了一片雾,留下了那个曾经被他的血沾染的雀羽。
------------
如果有什么不一样的也不要怪我OWO毕竟不是完全按照故事来改的。因为时间线都是混乱的。(强行找借口)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