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源藏】背叛的龙种10(BE)

一个人花了一个星期想了BE的剧情
在朋友那里终于通过了(这孩子酷爱BE)(她不是源藏粉。。。只是为了看BE)
之前抓了几只大大也都喜欢BE诶,不知道太太们偏向于喜欢什么OWO
------------
“半藏,听说二少主回来了?”名为夜的男子拖着一盘箭跪坐在半藏身后。
从过来时,半藏和夜就分头清除了花村所有的“外来者”,此刻的花村十分清静。
“恩...”握着刀架上那把刀的刀柄,半藏的脸上有数不尽的落寞感。
“那你接下来决定怎么办?”
“看见他以后我又想起往事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虽然他已经原谅了我...”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要做什么?”
“哦,忘了说了,刚刚有人来了,说是源氏所在组织里的人,说是想让你也加入他们,那个组织好像是叫守望先锋,我让他在外面等着,我进来和你说,结果忘记说了。”
“...源氏...夜,你就说我不参加。”
“是,少主”

“源氏?任务怎么样了?博士很担心你呢!”自从在回自己宿舍的路上遇见了莉娜,她就一直喋喋不休的问,直到源氏半路转弯到了安吉拉的诊所前面“任务完成的不怎么样。”
“诶!受伤了吗!”
“没有。”
“先不管有没有,先去找博士检查一下。”
“...我知道了”

“安...”
“源氏?太好了你没事!我还在担心你第一次出任务会不会有事呢。要不要检查一下?...”
“哦...好”刚走进诊所想和安吉拉搭话却被问了那么多问题,源氏开始语无伦次“那个...安吉拉...”
“别说话,先做好检查”
“哦...好”几分钟后,源氏的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导管“让我看看有没有那里出了问题”
“...”
安吉拉每按下手边的那一个按键,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排源氏看不懂的如同乱码一样的数据,源氏只能从安吉拉不停点头来知道或许结果还不错。

“太好了,都很正常,而且智械和你的融合度已经完全到98%了,这或许是所有和机械手术结合里最好契合度。”
“有没有什么重生手术能让我变回去...”
听见这种话,安吉拉愣住了,重生手术,如果重生手术真的是万能的话,莱耶斯...似乎也不会那么恨自己。
“很抱歉源氏,人体组织重生手术因为某些因素已经中断研究了...”
某些原因倒不如说是难言之隐,这些潜台词源氏不是听不出来,只是自己是真的想回到最初的样子,因为那天半藏的反应...
“那好吧...如果以后还会重新研究的话,或许可以找我做实验...”
听见这句话安吉拉又是一愣,拿活人做实验?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呢,作为仁道的医生和一个和谐组织的成员,是决不允许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的,这也是这个研究被迫终止的原因之一...”
“好吧,如果以后你们还会研究这个有条件做临床试验,如果研究成功的话,我希望我可以做第一部手术”
“恩,我答应你。”

“源氏!源氏!你在吗?”刚刚回到宿舍,又被莫里森的声音呼唤出去“是的,我在”
“太好了!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莫里森狠狠抱住了源氏,在他背上拍了两下“我想让你哥也加入我们,但是他拒绝了,我想让你去说服他”
“...”
“怎么,不希望天天看到你哥哥吗?”
“我明白了队长,我现在就去”
“很好,这才像一个守望先锋成员”

再次到花村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顺着几年前的记忆,源氏摸索到了这个变了样,但是方位并没有改变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源氏想着屋里没人,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格局大致还和曾经一样,但是那些曾经被他刻画过的木墙早就被换成了新的木板。
床上的被子已经被这个房间的主人整理过了,床边存放了一个面朝下的相框,源氏顺手扶了起来。
上面是少年时半藏和他拍的照片,两人一起抱着一只小鱿,笑得很开心。
源氏记得当时这个小鱿是哥哥求了老爷子三天要到的钱,陪他去游戏机抓的,还记得那天正好是他生日。
但是源氏越看这个相册,越感觉奇怪,源氏从相册的背面,把相册打开了,里面除了一张照片,还有一封信。

源氏,我知道你们组织的人想干什么,为了拉拢我,他们一定会让你来说服我。
但是自从你那天走了以后,我又仔细想了想,当年确实是因为我的一己私欲,导致了我出手使你变成了这样,我实在无法原谅我当年犯下的错。
这也许是一个懦弱的选择,我无法再面对你,所以我选择了逃避。
对不起,源氏。

“半藏...”源氏拿着信,几乎要把他撕碎了,源氏看着现在的自己,能透露出来的只有无辜。
对于这件事,源氏并没有做错,半藏也没有错,守望先锋也没有错...那么错的又是谁呢?
平复了心情,源氏把相框带走了,这张照片,也许是他和半藏唯一的联系了。

“源氏?怎么样了”
“我没找到他”
“这...”
“没什么事的话,我想请个假”
“行行行,去吧”
“谢谢队长”
离开了莫里森的指挥室,源氏依稀听见里面的莫里森在抱怨“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动不动就请假”
抱着相框回到自己的宿舍,源氏立刻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找便了整个柜子,终于找到了那个粘着已经干了的血迹的雀羽。
七年前,他把它放在这个柜子里,包着它的纸上留有血迹的碎屑和泥土。
智械总是比想象的要高级,它不仅能自动调节温度,还防水和火。
源氏仔细的把它清洗了一遍,因为血迹已经干了七年了,雀羽上不免沾上了一层淡红色。
带着相框和雀羽,源氏就起身回了尼泊尔。

“出去了不多待几天,这么快就回来了?”禅雅塔把一个机械球给了源氏“你看来需要一点生理机油了”一听见这句话,源氏就知道这个球里面装的是什么了,自从上次被叫回去,他已经三天没有灌输生理机油了,散热器周围异常的干热,刺激着机械下仅存的人体组织。
“看来是的,谢谢老师”
“话说回来,莫里森这个人就这么让你回来了?”
“是的,不过我请假了”
“这次回来你想做什么呢?”
“平复一下心情,就这些”
“...那来吧,差不多是修行的时间了”
“是,老师”源氏快速的打开机械球,让球里弹出来的针管和手臂上的接口连接,让生理机油流进体内的导管。

“源氏,沉下心来,放空心灵,感受宁静”
“是,老师”

守望先锋总部又响起了警报声“莫里森!我们在沃斯卡亚的分部被袭击了!”
“知道是干的吗?”
“雅典娜还没有查到...等等!查出来了,是一个代号为黑寡妇的狙击手带领的一支黑爪队伍”
“很好,现在这些人都干在我莫里森的头上撒野了!温斯顿,让雅典娜联系所有守望先锋成员,我要让这群人知道什么叫横着进来竖着出去!”
“好的”

滴——滴——滴——
全身上下都因为通讯器而振动,不管是源氏还是禅雅塔都是如此。
“喂?什么事?”
“守望先锋沃斯卡亚分部遭到黑爪袭击,请全体守望先锋成员立刻赶往沃斯卡亚分部阻止黑爪行动。”

“老师,你也要一起去吗?”
“恩”
“那差不多该走了”

翻越雪山时,源氏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师,我还要去找一个人,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好的”

离开雪山后,源氏加快速度来到花村,他很快找到了半藏“半藏!”
半藏回头看见了他,两人目光交融在一起,但半藏却不自觉的别过头“找我有事吗?”
“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参与这次任务,说不定可以找到当年老爷子帝国的幕后主...使”
话没有说完,半藏就打断了他“当年的幕后主使我已经杀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你了!你要我说几遍才能听懂”
“好...好吧,我知道了”
又是这种态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已经原谅了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哥哥。

源氏离开花村后就一直心不在焉,一路赶到沃斯卡亚分部,脑子一片空白。
“人都到齐了吗?”
“报告队长,黑百合和莱耶斯没有来”
“这...算了,不等他们了,我们来指定一下作战计划”
“是!”

为期半小时的作战计划,源氏几乎没听见什么,脑子里都是半藏的话。

“都清楚了吗!准备行动!”
“是!”

从沃斯卡亚的大门被打开后,就意味着任务的开始,跟随大部队冲出阵地以后,源氏又开始心不在焉起来。这恰巧被禅雅塔看见了。“源氏?有心事?”
“是的...老师”
“这个协送给你,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宁静”禅雅塔行了一个礼,然后就跟着安吉拉她们走了。源氏一路慢慢的跟着大部队,眼睛几乎没有从协上面离开过。
突击分队已经收到信号,躲藏起来,准备绕后袭击,但源氏却表现的像无关者,暴露在广泛的视野中。
红色的激光对准源氏的胸口,几乎没有人察觉,只有协在发出微弱的信号。
嘭!
枪声引起了守望先锋成员的关注,源氏手中的协碎裂成许多块,看样子像是帮源氏挡下了那一枪。
但是所有人都注意到的是,源氏没有以此为然,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一个地方。
莉娜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只看见一团黑影划过。源氏冲了出去“源氏!”
安吉拉焦躁的开始向莫里森解释一些事,然后匆匆忙忙的向源氏跑走的地方赶去。

“哥哥?是你吗”源氏从那个角落里一步步的跟进“哥...哥”
“别喊了,我不是你哥”
枪口抵着源氏的腰,机械的手臂勾着源氏的脖子,在源氏的视野里,能看见的只有一块红色的布和机械的手臂。“别动!不然你马上就会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哈哈哈,我可没有抓你,是你自己走过来的,而且我也不是你哥哥,我叫杰西.麦克雷。”
“不管怎么样你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和你坦白了,我师傅莱耶斯让我过来好好的欢迎一下你,不过...我还有点事,接下来就让黑寡妇来陪你玩啦,再见,哦不,永别”麦克雷送开手向源氏扔了一个闪光弹,然后就走了,剩下源氏一阵头晕,黑寡妇,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古老的梦。
“小伙子,发什么呆呢!”
“...”

黑寡妇...曾经的梦里也有一个叫黑寡妇的人...难道!
“喂!你再不说话,我可就直接杀了你了事了”
“别...”
“呵呵,终于肯说话了”
难道黑寡妇就是当年的幕后主使!愤怒让源氏的合金身体变得发烫。他下意识的向黑寡妇冲了过去“哥哥...如果我杀了她,是不是你就可以原谅我了?”
黑寡妇被突然冲过来的源氏吓了一跳,出于本能的向源氏的面甲上扔了一枚蜘蛛雷,用长勾让自己到空中,她举起被改造过的狙击枪,对准源氏的胸口准备射击。
嘭!
黑寡妇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蒙面的女人捂着眼睛,狼狈的逃窜着。
“幸好及时感到了,你没事太好了”安吉拉细心的用手把源氏的面甲擦干净。
“谢谢你”

蜘蛛总是无处不在,不是吗?
红外光点再一次对准了源氏,只是这次瞄准的是源氏背后的一处机甲。
嘭!
又是一次枪响,源氏迟疑半刻后倒在了地上,少年嘴里依稀的吐出几个字“哥哥...源氏...好没用...哈哈”
虽然已经察觉到不对的安吉拉依然没能阻止子弹穿透源氏的生命控制器。心跳停止了。“不!源氏!还是...来不及吗...”
泪水从安吉拉脸上落到源氏的面甲上。
“安吉拉!你没事吧!”
守望先锋众成员的呼喊使影藏在安吉拉头发中的红外光点消失了。
“源氏...他回不来了”这一消息使原本因为找到安吉拉的开心,灰飞烟灭了。
温斯顿不停的拉响感应器,提醒着守望先锋成员战斗还没有结束。

最先从悲痛中反应过来的是莉娜“安吉拉!你看源氏手里握着的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一个个被带了过去,安吉拉扳开源氏的手,照片的碎片和一片羽毛显露在众人面前“也许...他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安吉拉拿起了腰间的手枪,对着自己的手臂开了一枪“我们必须完成这个任务,我们必须要帮源氏完成心愿,这是我们欠他的!”

因为安吉拉在自己的手臂上开了一枪,这让许多守望先锋成员感到了愤怒,最后的胜利自然是守望先锋的。只是源氏再也不能和他们一起感受这种胜利了。

“樱花又在飘了呢”半藏迎着月色,喝着酒,手指碾过一片又一片花瓣。

“半藏,半藏!你给我出来!”大早上的半藏就被破门而入的几个人给拉了出去。
安吉拉托着一个盘子走到半藏前面。这个弓箭手的脸色有点难看“半藏...你的弟弟”
“回不来了?对吗?”他知道他的弟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他从安吉拉手里接过这个盘子,上面有源氏的面甲,曾经埋在他尸体上的羽毛,和一张被拼接过的照片。
“源氏...我想我应该原谅我自己,我应该早点接受你,但是这一切都晚了...”
安吉拉想开口安慰这个弓箭手,但是他却笑了起来“哈哈,源氏...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每个人都出乎意料的看着半藏。
弓箭手拿着那根羽毛,念着咒语,蓝色的光包围了他,手中的羽毛悄悄的夹杂着绿色的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弓箭手躺在了地上,没有生命的迹象。
所有人的耳边,都是这一句话。

“源氏,我们回家了”

半藏手臂上的蓝色龙纹消失了,众人的目光随着蓝光的升起一同望向了天上。

云层中依稀闪耀这什么。
“这是龙的鳞片”温斯顿拍了拍安吉拉的肩“也许半藏会让他的弟弟活过来,但是那会在他完全成为一个神龙之后”
如今的半藏耗费了20年的资历才勉强把源氏的龙魂存入他出生是的龙蛋中。
如今的半藏不过成了一个没有成年的幼龙罢了,等到他孵化源氏的那一天,必定是他心智完全成熟的那天。

“安吉拉,想上天看看他们吗?”法芮尔走到安吉拉的一边,伸出手以示安吉拉拉住。
有了喷射器的帮忙,很快安吉拉就与半藏面对面了。
龙神吐出一口气示意安吉拉可以踩在这片云上,半藏移开了尾巴露出了那个青绿色的龙蛋。
安吉拉轻轻抚摸着龙蛋时,她能感受到蛋中的小生命的心跳。“小源氏,快点孵化哦,半藏在等你呢”
---------
到这里BE结局就结束了,谢谢太太们的观看,我会赶紧吧HE想出来的OWO。。。
好吧这不BE像是另一种程度上的HE。。。。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