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源藏】背叛的龙种10(HE)

BE和HE的分裂在于半藏的决定OWO提前说明一下,个人建议BE因为我也是BE爱好者。两个都看我也没有意见OWO。。。虽然我的HE写的并不好。。。。。。
ps:BE和HE的剧情完全是不一样的,我会把剧情图发出来,和BE的那个差不多(就是剧情思路)
-----------
“二少主回来了?”夜拿着托盘为半藏呈上箭。
“恩,他回来了”用白色的绸布擦拭这战斗后微微磨损的弓,半藏点头道“去查查源氏现在在什么组织”
“是,少主”夜起身准备行动却被半藏叫住“等等,去郊外把我们的行李拿进来。”
“在这住下了吗?”
“是的,源一定希望我会留下来”
“属下立刻去办。”

“源氏?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感觉有的用不上力,感觉机甲很沉”
安吉拉迅速的打开待机状态的电脑,拉出导管“我帮你看看”
每按动一下指边的按钮,安吉拉的脸部就有一次微妙的抽动。源氏全程都盯着安吉拉的脸,这些变化很轻松就分辨出来了,他的状态一定不太乐观。
“...”
“有什么就直说吧”源氏装作无所谓,毕竟他也不是没经历过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你的肉体在排斥智械,因为你的思维的突变,导致你的人体细胞开始排斥智械的继续融合,你的契合度已经到了最低限度了!”

半夜里,夜终于回来,带回来的消息是,源氏加入了守望先锋。
守望先锋?那个女人所在的组织...
第二天临晨半藏让夜向守望先锋递交了申请书。
当莫里森接到申请书准备审核时,不免的有些心慌,为什么偏偏在源氏出事的时候半藏来了!
现在告诉半藏这件事情无非就是往半藏头上浇了一盆凉水。
如同下达死亡病历书一样,莫里森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半藏,身为血亲他有权知道“因为肉体对智械的排斥,智械对源氏的融合度开始降低到最低限度...再这样下去,源氏的人体细胞将会彻底死亡,到时候...你所看到的,就再也不是源氏了,而是一个智械杀手。”
半夜回到家之后,戒酒许多年的半藏又拿起了酒瓶,他一个人在院子中徘徊,思考。
“少主!怎么了”夜听见下属的报告立刻就赶了过来。
“源氏...他...可能...”半藏有点失神,这个样子的半藏,夜恐怕只有在接到去游戏厅抓小鱿的任务时才见到过一次。

半藏这个状态直到第二天入队后才微微缓解,他又一次找到了莫里森“队长!我想亲眼看看我弟弟到底怎么样了。”
这一次他看见了莫里森旁边有一个拿着报告的女人,莫里森想他点了个头“半藏,这是之前把你弟弟救回来的医生,安吉拉”
半藏几乎是央求语气对这个陌生的医生说的话“请让我看看源氏。”安吉拉沉默了,她转头看向莫里森,看到莫里森沉默的点了点头。得到了莫里森的允许,安吉拉重新拿起放在莫里森桌子上的资料,带着半藏来到了实验室。
这一次的见面让半藏的情绪再也不受控制了,眼泪直接掉了下来。他曾经对源氏说过会去找他,可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要经历一次离别,那他之前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请一定要救救源氏”半藏手足无措的擦着眼泪对莫里森和安吉拉说。“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莫里森以自身的经历向安吉拉提议了人体细胞修复手术。但这却戳到了安吉拉心中的伤口。安吉拉陷入了一段几近阴暗的回忆。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医生!我会让你为你们低贱的医疗品质付出代价!是你们让我变成了这样!是你们让我这么痛苦!”
“对不起莱耶斯,那只是因为...”
“你把我当成一个试验品,来完成这个你们试了千万次都没有成功过的手术!这就是你们这些医生,丧尽天良!”
“我...”

“医生,请一定要救救源氏!”没有得到安吉拉的回复,半藏有一次开口哀求。
莫里森知道安吉拉的难堪“我去找个人”。
莫里森穿越几个走廊找到了莱耶斯“嘿,老兄,你可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我啊”
“说什么废话,给我去给安吉拉道歉”
“道歉?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要不然我们来决斗把,如果我赢了,你就必须诚意满满的去和安吉拉道歉,如果我输了,任你处置,怎么样”
“听起来好像我并不算太吃亏,好吧,我接受”
两人各自拿起了枪,不知不觉就已经开打了。
子弹从莫里森耳边擦过,血腥味开始散发出来,耳边有温热的液体留下来了“该死,不能输!”
经过两人的一系列争斗,最终莱耶斯还是被莫里森拉到安吉拉面前“你们这是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向你道歉,之前说出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这让安吉拉心中的心结终于打开了。
太好了,我终于被他原谅了。
“没事,我本来就没太在意”
一天之后,安吉拉开始准备手术,无意间,安吉拉看见了门口的半藏,她推开门,半藏却很激动的对她说“医生,无论最后源氏会变成什么样,都一定保证他活着”
“好...”
安吉拉穿过走道,找到了之前让温斯顿放好的手术工具,在这之后的三天里,除了半藏外谁都没有看见安吉拉和温斯顿。
所有人都以看热闹的形式看着半藏“为什么他要没日没夜的盯着手术室看呀,好好笑啊”

第四天凌晨,手术终于结束了“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安吉拉为半藏让开一条路,以便他进去“手术很成功”
再一次看见源氏时,源氏已经没有了盔甲,没有什么智械,只有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肉体。
“因为人体细胞的重组导致源氏失去了龙神之力,但是他现在是一个完整的人类了。”
半藏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源氏的额头“哥哥,谢谢你的坚持”
“原来你醒着啊...”随后半藏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高兴的时光总是短之又短,一周后,守望先锋总部的警报器被拉响“温斯顿,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里森你别急,雅典娜正在扫描...好了!我们的沃斯卡亚分部被黑爪袭击了,带队的是一个代号为黑寡妇的狙击手。”
“立刻召集所有守望先锋成员,源氏也让他去吧,递交补给品什么的就交给他了,这次我一定要把黑爪一网打尽!”
“找人就交给我吧”莉娜又一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闪出来听见了这个命令。
“好,快去”
整装待发后,所有的守望先锋成员都被温斯顿配发了被保养过的武器。但却始终没有等到莱耶斯和黑百合“该死,这两人怎么还不来”
“别着急嘛,有我们就够了,而且莱耶斯恐怕是不会来了”
“算了算了,不管他们,准备出发!”
“是!”

失去龙神之力的源氏在奔跑递交补给品的同时,他看见了屋顶上的黑百合。
黑百合?之前不是还没看见她嘛。
“喂!喂!A点继续补给品,源氏你快加快脚步!”
“知道了,长官”
刚刚接到命令,促织源氏不得不加快脚步,他绕过工业区,与黑百合的瞄准方向如初一折,顺着这个方向看过去,源氏能看见的只有半藏。
“黑百合这是要干什么!”
出于本能源氏拿出了手里剑,但手里剑在离开手的瞬间,就被子弹挡了下来。源氏在一团黑雾中认出这就是莱耶斯。
是他们!

霰弹枪在瞬间移动到了源氏的额头“如果你想让你哥哥活着的话,就把安吉拉给杀了”莱耶斯并没有让源氏喘息的机会“我只给你10分钟,不然就为你哥哥收尸吧”

两个人里一个是他所在乎的哥哥,另一个是救活他两次的安吉拉“我...应该选谁...”
“还有5分钟”看着源氏迟迟没有动身,莱耶斯又一次暗影步到了源氏面前“如果你不介意,我现在就可以杀了半藏”

握紧的手里攥着手里剑,痛感随之而来,他做不到,他不能放弃他的哥哥,他不能看着他死,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爱半藏“不要!我去就是了”
划开了手臂,源氏负伤一路找到了安吉拉。
“你怎么受伤了”安吉拉惊讶的问,照道理来说,让源氏运送补给品的道路都是有人特意留意过并且清除障碍的,不应该有受伤才对。
在安吉拉的包扎下,源氏的手渐渐失去了痛感,他心里充满了感激,他是不忍心下手的。
“还有一分钟”他的脑子里响起了这个令人厌倦的声音。
但是为了哥哥!我不能看着哥哥死!源氏从腰间拔出了肋差狠狠的刺在安吉拉的背上,源氏抱着安吉拉的身体“为什么...要这么做”
“迫不得已”
“为了...半藏吗?”
“是...”
安吉拉不再说话,身体渐渐冰冷了,源氏放开她找到了莱耶斯“我就知道岛田家的人不会让我失望”黑百合和莱耶斯一同消失在黑雾中,留下一个专心射击敌人的半藏。
围剿任务结束了,安吉拉的死被大家发现了“怎么会这样!”
之后,的两天里,温斯顿经过彻夜的调查,证实了最后一个和安吉拉在一起的人只有源氏。
但温斯顿没有把这个消息很快公之于众。而是直接告诉了半藏。

在源氏的宿舍里半藏对着源氏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源氏没有说话,他看着手中的肋差思考着,他知道哥哥的态度“哥哥,如果我因为她而背叛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半藏沉默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弟弟会这么问他,但他却很坚定的摇了头“不会”
“有些事我会亲自解释清楚的”

半夜里,源氏去找了一次温斯顿“博士,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没什么可以和你说的”
“其实安吉拉没有死,那个尸僵只是因为安娜的麻醉针起了作用”
“什么!”
“你和我去现场再看看”
血的气味经过一个早上的发酵,战场上早已是一片恶臭。源氏找到安吉拉原先躺的那个地方“博士,你看这里就是之前你们安吉拉的地方”源氏向安吉拉所躺过的地上轻轻比划着“这里根本没有血”
“但你怎么解释安吉拉像尸体一样的身体”
所有悲剧的避免都是因为安吉拉的先见之明,事情又回到了源氏的手术当天。
“源氏,我把你的肋差改了”
“为什么,博士”
“现在的我不太相信莱耶斯的为人,毕竟他是那么记仇”
“所以...你”
“我把你的肋差改成了收缩版,凭借我自身的恢复能力,收缩肋差的刀刃刺破的皮肤很快就会恢复”
安吉拉托着肋差,在灯光下照了照“我在这里安装了一个影藏的按钮,一但按下去,这个地方就会向刀刃喷出合成血液,它会很快干,不会留下痕迹,演戏的时候很容易混过去”
“你...猜到莱耶斯会让我杀你吗?”
“没错,在守望先锋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在战斗的时候去关注一个几乎没有伤害力的人,那么你就是最好入手的,其次,在守望先锋里,唯一一个拥有血缘关系的只有你和半藏,所谓血浓于水,面对选择你一定会救半藏而不是我,对吧”
源氏低下头“所以,你要我来陪你演这场戏?”
“那是必然的,我会把这件事告诉温斯顿,到时候你可以找他辩白,到时候你也可以把详细再和他说一下”
“好吧”

源氏从来一边的汽车轮胎下翻出了那个麻醉针管“你看,这就是我辩白的证据”
温斯顿拿过那个麻醉剂“我确实见过安娜的麻醉剂功效,和你说的确实是一样,那么就好办了,只要找到安娜,安吉拉就能醒了”

温斯顿和源氏连夜来到殡仪馆,把安吉拉带到安娜的公寓前。“安娜!你在吗”
公寓的主人似乎并不在家“你们找我妈干嘛?”
温斯顿率先回过头,看见了穿着便衣的法芮尔拿着一个空箱子向他们走来。
“我们有急事要找安娜,事关安吉拉能不能醒过来”
法芮尔向空地指了指“我妈在空地准备早茶,你们去那里找她就行了”
“谢谢”

源氏抱着安吉拉和温斯顿一路赶到空地上,公寓的主人正在草地上泡茶。
“安娜!太好了你在这!”
女主人抬起头看着温斯顿和源氏,当她看见源氏抱着的安吉拉时,安娜就明白了。“让法芮尔把我的纳米激素拿来”
“知道了”温斯顿知道源氏抱着安吉拉不方便,便自己去了。

“你叫源氏?”
“是的”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她给我做的手术上...”
“行了,把她放下,让我看看”
源氏轻轻的把安吉拉平放在安娜面前的草地上。
检查过一遍后,安娜开始抱怨道“原来她塞纸条问我要麻醉剂是为了演戏?”
“这个麻醉剂是她什么时候问你借的?”在源氏的记忆里,安吉拉从来没有问安娜要过什么麻醉剂。
“快7年了吧”
“那么早!”对于来历很早的麻醉剂,这让源氏开始怀疑,难道安吉拉从一开始就猜到会有这一天吗?
“温斯顿!法芮尔!你们别走那么慢!快点过来”
“知道啦!”
回过神后,源氏又问安娜“为什么你会记得这是那么早以前的那一个。”
“我永远是对的”

安娜把纳米激素注射进安吉拉的手臂后,又继续准备她的早茶了。
大约是半个小时后,安吉拉才慢慢醒过来,至于半夜偷偷跑出来的两个人,此时已经被莫里森发现了。
队长的红外透视眼镜永远可以看的很远,不是吗?
有些时候温斯顿真的很后悔当初把这个眼镜给他。
“清醒点了吗?”安娜端着早茶,轻轻吹了吹“不晕了就可以回去了,莫里森这个人估计已经在找你们了”
“前辈的语气依然是这样不留面子”安吉拉摸了摸自己的头,站起来看了看太阳。
会过头时安吉拉才发现身边躺了两个人,源氏和温斯顿早就在安娜给安吉拉注射纳米激素后不久就睡的很熟了。
“起床啦”安吉拉俯下身子拍了他们一下,感觉到动静的源氏率先醒了过来。
“安吉拉你没事啦”揉着有点浮肿的眼睛,源氏漫不经心的问着,同时又踢了旁边熟睡的温斯顿一脚“别睡了!”

“需要留下来喝一杯早茶吗?”法芮尔靠着机甲向安娜旁边的几块土司和几个被子指了指“不用了,谢谢,莫里森估计还在找我们呢”安吉拉抢在温斯顿答应之前拒绝了法芮尔的邀请。
“好吧,只能等下次了咯,拜拜”
“拜拜”

回到总部已经快中午了,莫里森迅速找到这两个半夜跑走没做好事的人“你们都去干什么了!马上就要去火化尸体了,但是现在连尸体都找不...到...”莫里森在无意间的一瞟,却真好对上了安吉拉的眼睛“安吉拉!你没死啊!”
“是啊,我没死”
“那...那个尸僵怎么解释”莫里森有点不知所措,一时见到安吉拉还活着,兴奋到说不出话了。
“多亏了安娜的麻醉针和纳米激素”
“安...安吉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都很担心你”
“哦...这个啊...我说我只想玩玩,你信吗?”安吉拉满脸的笑容,那笑容的背后一般人看不出有所影藏,安吉拉是天使的象征,所以她决定忘却这段过去,忘记莱耶斯这个人的所有恶行。
“那个...我有个提议”
莫里森正视着安吉拉的眼睛“请说”
“我想让所有守望先锋的成员进行一个正式的入队仪式”
“好!马上准备!”

所有人几乎是同时抬的头“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保证完成任务!”
大家莫名的正经起来,导致莫里森突然笑了场“看什么看!忙你们的去!”

仪式过后,源氏勾着半藏的肩“哥哥”
“恩?”
“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半藏沉默了几秒,随后捏着源氏的脸说“胡闹!”
“好了好了,我闹着玩的,不爱听就当我没说就是了”
收回手之后半藏又开始嘀咕起来。
“诶?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源氏把耳朵凑近半藏的嘴边。
“我说!其实我挺喜欢这样的!”
“...”
“为什么不说话”
“...”
把脸对准半藏,源氏开始笑起来“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可爱了,我的哥哥太可爱了,哈哈哈”
“住嘴!不...不准笑了”半藏用手捂住源氏的嘴让他别发声音,但却被源氏一把拉开“想让我别笑,那你亲我呀”
---------
Happy End
OWO其他的自己脑补一下吧,至少现在不会被打了。。。。。(为了这点医药费强行加了另一个结局。。。本来想拿这个梗写别的的来着。。。。)没事没事啦,岛田迷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OWO。。。好吧继续递锤子🔨。。。。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