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藏源藏】雨水味的巧克力(番外)

大概会发糖。。。

----------
“哥哥?”源氏把风衣从衣架上取下来:“我有点事要出去,今天可能不能陪你了。”路过厨房时,源氏向里面瞥了眼“我赌五毛钱,你查攻略做的巧克力肯定没有安吉拉送的好吃。”
不说还好,这一说又提起了什么梗,半藏为什么要做巧克力,还不都是因为看不惯别人送源氏情人节礼物?
可能事实也不全是如此“要去就赶紧去,看着你碍手碍脚的。”说着半藏抄起了勺子打发走了源氏。
“下次再敢瞒着我收别人家小姑娘的巧克力看我怎么收拾你...”看看手机上的教程,又看看手里的可可粉,然后又看看窗外。
就这样半藏手足无措了一个上午。
“放牛奶会好吃吗?”半藏又开始查起了白巧克力的教程。
果然情人节就应该送白巧克力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半藏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烫得半藏冲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
“我都在想什么啊...”

看完教程之后半藏找遍了冰箱,然后发现...没有可可脂!
感情做巧克力没有这个是绝对做不成的!于是半藏拿着伞就匆匆出门了。
便利店不管什么时候都开着门,店里的暖气依然开着,找到卖添加剂的橱柜,顺着名字一个个找到了心仪的可可脂...

回到家以后半藏就在厨房里泡了一个下午,源氏也确实没有回来,直到晚上半藏吃完外卖以后都一直没有回来。
由于忙了一天为了做一盒巧克力,半藏吃完饭就去睡觉了,至于还没有从容器里拿出来的巧克力,半藏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

---------------
再次睁开眼,天已经亮了,但很快半藏就发现自己并不在家里。
奇怪了,他明明在自己家床上睡觉来着的...
离开这个房子,大街上已经被水灌满了,看上去这暴雨下了好几天了。
撑着伞走在池塘一样的街道上,一种莫名的头疼开始侵扰半藏。

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
这条路上的便利店都是紧闭着的,车站也很久没有车经过了。

到底少了什么呢?

仔细回想起来,一个个残缺的片段在半藏脑子里晕染开。
有小时候下雪的时候他和源氏一起撑伞在空地上面散步的片段。
他看见源氏认真堆的雪人,这雪人甚至和他一模一样,对着他笑...
然后他看见了一把刀...
“半藏...你自由了...”

我到底在等什么...

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等待的了...

难道...

-------------
“源氏!”半藏突然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在被体温捂热的床上。
这是一场梦啊...
但这一切也太过真实了...就好像在哪里发生过...

他感觉他不能再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了,当即穿好衣服下了床。
路过厨房时,他向里面瞟了一眼,但似乎并没有想起依然没有拿出来的巧克力...
拿着伞半藏又一次出了门。

已经很晚了,路上很少能看见人,眼前也是黑的不行,大晚上的为什么连路灯都没有。

就这样半藏漫无目的的走到了车站,脚下的水开始变深,雨越下越大。

也不知道半藏在发什么呆,就连风吹过他都没有感觉到,任凭伞被吹到地上。
回过神以后,半藏回头想要捡起伞却发现伞早已不在地上了。
“半藏?”
“源氏!”
“你在等我?”
“才没有!我只是晚上吃撑了出来散散步。”
“哦?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诶,你吃饭有那么晚吗?”
“别说了,先回家!”就这样半藏也不知道是被源氏“护送”到家的还是自己拖着源氏到家的。
总之,就是到家了....

“我去洗澡啦。”脱下风衣,源氏径直向卫生间走了过去,半藏则拿毛巾把头发擦了擦。
或许真的头发留太长了,半藏又去用吹风机吹头发,弄完这些,半藏又想倒头就睡。
自从看见源氏后,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就消失了,目前对他来说,好好睡一觉才是一种幸福。
“半藏。”
回过头时,半藏被硬生生的吓了一跳,源氏不知不觉中拿着一袋巧克力来到了半藏背后。
“你要干什么,大半夜的吓人!”
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做工有点粗糙的白巧克力“不干什么,有点饿。”源氏直接把它含在了嘴里。
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看到这里半藏不自觉的把头扭了过去,好像在等着源氏的嘲笑。
但半藏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源氏硬生生的把半藏的头掰了过来,两人嘴唇相碰的一瞬间,半藏的脸又一次烧了起来。
他们在干什么!

就当半藏的脑子还在蓝屏状态时,源氏已经把含化了的巧克力一起舔到了半藏嘴里,这个吻对半藏来说异常的甜。

是糖放多了吗?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到巧克力被完全咽下去。

“这个巧克力会不会太甜了...”
“半藏你这个人好无趣。”

“我怎么了?”
“你难道这种时候不应该夸我吻技好吗,好扫兴哦。”
似乎是做为一种回礼,或者说是半藏没有站稳,半藏反手把源氏推到了门上。
就这样一推,两个人一起撞到了门把手,手也是疼的不行。
“不看看脚下吗?你踩到我了哥哥。这样怎么样?我再亲你一次就算扯平了”源氏似乎毫不在意他们两个的家族中的位置观念,反正对他来说这就是他自己。
------------
第二天训练场上,源氏碰见了安吉拉“嘿!安吉拉,早上好啊。”
“怎么了源氏?”
“给你的回礼,情人节快乐。”
“诶?巧克力吗?”
“是的...虽然不是瑞士的。”
“没关系啦,你又不是瑞士人,那我就收下啦。”
等安吉拉抱着一盒巧克力走开以后源氏轻轻嘀咕了一句“现在店里的瑞士巧克力真难买,还没我哥做的好吃。”

----------
end

不知道那里想出来的脑洞,可以算糖吗。。。。。OWO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