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想磕单杰啊orz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价格老板们自定emmmm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勿妄(杰克x佣兵)
ooc
咸鱼+过气文手的我实在忍不住脑洞又滚来写了(配图+灵感来源来自p2)感谢小天使的封面让我吸粉。。。。。
好的我先感谢一下我们的屠夫

含刀片啊!刀片!
我自认为是我写过的HE了
emmmm之前没有空格我又改了点加了个空格,看的轻松点

以及!!!
勿妄是有条漫的哇(画手小天使还没有画完)

以下正文
——————
“也不知道那座叫温斯顿的庄园还在不在了”这里有消毒水味,却不是圣心医院的那种刺鼻的味道....

“都出来了,还想着回去吗?”

无力躺在病床上的年轻少年收回游荡在顶灯上的视线,淡淡思考着,如今他还没有恢复,受伤前的事也完全想不起来了。

伤愈前的去留仍然是个问题。

总不能被一个陌生人好心救了,再拜托他照顾自己一直到痊愈。

想到这里,少年脑中似乎隐约浮现了一个与温斯顿庄园的记忆。

“我现在只记得那个庄园了...”听了那个陌生人的话和语气,少年现在越发肯定自己的失忆和那个诡异的庄园有关了。

“而且...好像还忘了什么重要的人...”

“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陌生人顿了顿换了一个话题“药在柜子上,记得吃”

细微的关门声响起,待少年转过头,病房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吃过药之后,少年又做了噩梦,说来也奇怪,这个梦从睁眼看见那个陌生人之后就一直反复无常的做。

明明已经很熟悉梦的内容了,却依然没记清梦里出现的人,他们的脸就像一团黑雾,把恐惧无限扩大。

少年瞪大着眼睛看着窗外还没亮的天“还早,你不多睡会?”

靠着枕头坐了很久才发现身边有人的少年,突然注意到了这个一直守着他睡觉从来没有闭眼的陌生人。

“睡不着了”

“那我陪你出去走走”

之后少年被轻松的抱上了轮椅“你的伤太重了,还是我推你走比较好”对方是这么回答的。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该怎么报答先生的救命之恩?”

“杰克”

少年愣了愣,但终究没有想起什么“我知道了。”

“为了不在脸上留疤,医生没在你伤口上缝针,伤口容易裂,你少说话吧。”杰克说话间已经撕掉了少年脸上的纱布,殷红的血不出所料的渗了出来。
“我帮你重新擦点药”

杰克从宽大的外套口袋中拿出手帕,轻轻避开伤口擦拭着少年的脸颊,很快就被血染的鲜红的手帕,怕是不会再用了吧....

新的纱布被固定在少年的脸颊,又恢复了几分钟前的模样。

“那个...我叫...”看着杰克专注于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就好像幻觉,他总是轻手轻脚的,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我知道你叫什么,奈布.萨贝达。请不要再说话了,伤口又要裂开了。”

进过了多次返工后,奈布终于被推出了医院大楼,天还没完全亮,潮湿的空气对于单薄的少年来说,有那么点刺骨的疼。

“有点冷,你把我外套披上。”被不算厚但是足够挡风的外套盖住之后,杰克的双手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原本以为他和我一样会在手臂上缠绑带,没想到杰克只缠了手指上的绑带。

隐隐干枯的血迹还残留在绑带上。

“对我的手指很在意吗?”

看着手指,杰克沉默了一会“很早之前学做饭,切到手指了,不过好在学会了”

奈布嘴角抽了抽,杰克这种心思细腻的人就算是初学者也不可能切到手指。

杰克为什么要找这种借口敷衍他。

也许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奈布收回落在杰克手指上的视线。

“去哪里?”

被要求少说话后,凡是能不动嘴表达的内容都用手势表示了,这样一来,奈布的表情看上去更加冷清了。

“湖边风大,不行”相反的,杰克把奈布推到了一棵橡树下。

“等会太阳出来这里刚好可以晒到一点”
虽然话这么说,但是日出之后奈布就被直接推回病房了。

“太阳太大了”对方是这么解释的。

“出去散步了?”进病房换班的护士发现了地上脏兮兮的脚印,迅速的找到拖把拖了起来。

“他现在的情况还是静养的好”拖完地之后护士就走了,病房里再次静了下来。

正打算重新理清思路时,一双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没什么事就多睡会,说不定就想起什么了”

几个呼吸间,淡淡的花香充斥了房间“好好睡一觉吧,奈布。”

不知道是第几个这样的早上,奈布又一次被同一个梦惊醒。

在同一个时刻醒来,对后半梦境的内容完全没有印象。

“不知道这又是第几次了...”

“还在纠结同一个噩梦呢?”杰克微笑着托起手上的毛巾“把额头上的虚汗擦一下吧。”
毛巾温热的触感在额头漫开“我还有多久可以出院”

“我劝你还是呆在医院不要想着那个庄园了,对你没有好处,只会徒增痛苦而已”说完话杰克就离开了。

奈布也习惯了他在固定时间离开的样子,杰克不会在医院过夜,但是每次被梦境惊醒时,杰克已经在他身边看着他了。

奈布合上眼,熟悉的梦境再次向他袭来。

梦里一团模糊的黑影从始至终都一直说着“对不起”,之后的人名奈布并听不清。

但这并不影响在奈布看见另一团黑影时的后怕。

...

一双猩红的眸子就这么和奈布对视着,就在几秒之前还在熟悉的梦境中。

“杰克?”

“该醒了,你快看见真正的噩梦了。”
...

周围的雾气消失后,周身被黑暗笼罩,奈布醒了。

“杰克?”周围静悄悄的,没有熟悉的声音回答他,奈布转头环视病房。

“不在么....”

在奈布看不见的另一个地方,一场惨绝人寰的残害事件又发生在了温斯顿庄园。

“你把我的客人放跑了?”

像俘虏一样被吊在十字架上,杰克本就缠着绑带的纤细手指再次接受了钢钉的残害。

“在哪呢?”

“不说吗?”

鞭打声清脆的响起,挥鞭人的力气之重可想而知。

即便这样,被绑着浑身血迹的人依旧没有出声。

没有问出结果的庄园主轻笑一声走出了审讯室,留下的两个壮汉随后扔下带血的鞭子离开了。

“唔...手机没坏...”电话那头的忙音听的杰克有点恍惚,颤抖的手平摊开手机,略微模糊的视线紧紧盯着那一行刺眼的“呼叫中”。

不过很快还是有人接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来自杰克无法割舍的那半个心,但如今就算是舍不得,也必须要赶他走了。

庄园主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杰克很清楚,大量的麻醉剂使他没有了痛觉,甚至随时会陷入昏迷。

“我帮你转院了,那里比这里更适合静养...之后会有人来接你,他叫里奥,是我朋友...”

对方没有说话,杰克就一直等着。

手指上的血顺着手指浸湿了手机的按键,突然传来的忙音使杰克害怕起来。

一定...要走...至少离我越远越好......

眼前出现的晕眩感很快侵蚀了意识,眼前的人影又多了三道,却分辨不出是谁了。

“给他带上,这次固定在骨头上。”

“喂?杰克?”忽如其来的忙音让奈布脑子陷入了空白。

转院?

如果他没有记错,昨天医生才和他说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已经可以决定要不要出院了。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病房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奈布的思绪“是奈布吗?”

少年点了点头,发现面前这个穿着一身厨师装扮的人似乎也在打量他。

“我是里奥,杰克应该和你说过我来接你。”

少年应了一身就被拽下床推去换衣服了。

“为什么转院要换常服?”

对方没有回答他,奈布习惯性的披上了披风。

他入院前的衣服都还在,甚至还仔细的被清理过,特别是披风上的裂缝都被认真的缝上了。

蓝色,冷静。

这是杰克缝披风时说的。

“我们去哪个医院?”少年略微冷清的声音响起,披着蓝色披风的少年比病时看上去更多了一点忧郁。

里奥再次打量了奈布,蓝色的身影在记忆里穿过,里奥没再思考便脱口而出“圣心医院”。

逃脱的求生者就这么站在他眼前,对于庄园主给他的承诺来说,杰克那点钱简直是凤毛麟角。

为了杀了那个男人,他受尽痛苦,变成现在这个见不得人的样子。

为了一个知心朋友放弃报仇,这样的事,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钢钉一根根穿透杰克的指骨,失去痛觉的他被迫看着自己的手上多出的一个个血洞。

他试探性的张了张嘴,头颈上拷着他的锁扣一点一点限制着他的呼吸。

每一次沉重的呼吸似乎都能呼出血,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感觉到痛觉。

在高强度的麻醉药下,杰克无意识的残害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

“再这样自残你真的会死。”

本想回应庄园主的话,可身体的伤却只让他的嘴角溢出一道道殷红的血迹。

轿车上平静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汽车拐进一条破旧小路,奈布忍不住开口“前面是旧城区了,那里就算有医院也都是荒废的,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想找杰克吗,他就在那里啊。”里奥分明的指着越来越清晰的庄园大门。

阴森的气息像无数只手,死死抓着奈布。
直到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庄园大门口,铁锈和血腥味扑面而来。

“杰克怎么会在这?”

里奥没有给他答案,反倒是奈布感觉到后颈的重击,就仿佛是切断了他的生命线一样。

没有任何征兆,只感觉到一瞬间的疼痛,就没了意识晕了过去。

“哟,小老鼠回来了?”

监管室里猩红的眸子注意到了被里奥单肩扛进来的奈布。

杰克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又安静了下来。

“看见猎物开始激动了吗?”

庄园主关上了监管室的门“不过,现在还不可以,我的小老鼠需要去房间休息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里奥背着奈布去了庄园客房,被绑在...不,被钉在监管室的杰克不知为何分明的感觉到了被背叛的愤怒。

明明自己说好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回来的...无奈,杰克默默闭上眼睛,任凭血红的泪水划过脸颊....

也对...现在他没有可以擦泪水的双手了,泪水渐渐冷透滴落在杰克的外套上。

奈布再醒来的时候对面前奢华的家具有些恍惚,不过很快他注意到了床头柜上的纸条。

奈布.萨贝达先生

欢迎再次回到这个游戏,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你应该知道杰克吧。

不要担心,你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不过在这之前,先去把客厅的准备午饭吃了吧,说不定,你会想起点什么。

奈布放下纸条,准备移步客厅。

一路上奈布都对于“再次”这个字眼有些在意。

他之前有来过这里吗?

或者是说...

停下危险的想象奈布坐上了餐桌。

“你好,我是艾玛.伍兹,你也是被抓来的吗?”戴着草帽的女孩压着头和他打了个招呼。

奈布点了点头。

如果照这样的话...这里的人都是被抓来的吗?

刚吃完午饭,奈布就有种强烈的眩晕感,没有和艾玛说好就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少年痛苦的捂着头,无数个画面冲击着少年的视觉神经。

直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画面里出现。

“杰克,让我走,我必须要出去!”这是他自己,和他现在一样的装束,只是披风上多了许多破洞和血迹。

“留下来...不好吗?”少年看不见杰克的脸,但是却从声音里听见了他的绝望。

“可是...我想走...我不想再听见密码机的声音...我不想再战斗了...”

少年看见杰克点了头,背过身不再看他,好像是同意让他走了。

整耳欲聋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少年发现杰克的面具裂开了缝,露出那个沾着血光的眼睛。

画面中的他似乎没有察觉到身后人的变化,径直向铁门的方向跑。

终于到门口时,少年的身上又多了一条血痕。

“唔...”那一刀的力气很重,没有支撑好自己少年摔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出刀者极不情愿的用主观意识反抗着刚才的举动。

他打了他,这对杰克来说是不可饶恕的罪,但是此时的奈布却不知道杰克的想法。

画面在这里结束了,也许是当事人晕眩过去了吧...

奈布睁开眼,有些怅然若失。

杰克...到底想不想放他走。

房门被敲响,奈布轻手轻脚的移动到门口打开了一条门缝。

“下午好啊小老鼠,游戏要开始了咯”

瞥见庄园主身后的三四个壮汉,奈布眼前的压迫感愈加强烈。

“逃不掉的,不用看了。”

被安分的带到了车上 奈布看见了坐在角落的艾玛。

“逃生游戏...要开始了”还没凑近艾玛,女孩的声音颤抖着响起。

“我们可能会死的...我们会死的...”看着艾玛失神的目光,少年转头远离了艾玛。

“唉...都怎么了...”

车子穿过废墟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这里是圣心医院的残骸吧!”

圣心医院...少年翻找着记忆的碎片,似乎对这个医院有了些印象。

庄园主和奈布在内的求生者再次确认了游戏规则,恐慌再次在人群里爆发。

当年和他一起逃跑的那些人都去哪了...

大门被紧紧的合上了,从天而降的笼子里关了四个怪物一样的人类,其中就有奈布的熟人杰克...还有那个里奥?

笼子里穿出阵阵嘶吼声,没有人靠近笼子,反而一哄而散的去找密码机了。

铁栏杆在撞击下叮叮当当的抗议着,移开在杰克身上的视线,奈布转身进了医院大楼里。

密码机...我记得...当时是在这里...

随着铁笼子断裂的声音,庄园主口中被改造过的“屠夫”就被放了出来。

威胁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突如其来的心跳声扰乱了奈布研究密码机的思路“该死...”心口剧烈的跳动连带着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啊...”

倒吸了几口气,奈布终于扶着密码机又站了起来。

“不...不跳了...”心脏骤然消失的跳动感扰乱了少年的心智。

“不跳了...”

失去神色的双眼错愕的看着捂着胸口的手。

正当奈布陷入恐慌中原先强烈的跳动感又一次出现了。

少年蜷缩着,疼痛感愈加强烈了。

“啊...”

“很痛苦...对吗...”奈布抬起苍白的脸时正好对上了杰克没有表情的脸。

没有血色,冰凉的气息让奈布感觉到了对方体温的诡异。

“杰克...”

“跑啊,不要停下来,我会控制不住想要杀了你的”

对方冰冷的目光注意到了少年身边的密码机“你想要密码吗?”

没有理会杰克的询问,趁着空隙奈布捂着胸口逃离了杰克的视线。

他疯了...

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少年感觉心跳漏了一拍,随后回头便看见杰克淡然的脸看着它。

“被追上来了吗...”

“我说过了吧,不要停下来,不然你真的会死。”强忍着痛苦,奈布又跑了起来。

咽喉处的血腥味愈加浓烈,身后的人却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回头之际奈布看见了杰克挥起的爪子,少年翻身摔进了楼梯下。

“唔...咳咳...”

手臂因为撑地分担的重量,脆弱的骨头用疼痛向身体主人抗议着。

环视四周,跌落的地方就像刑场,随处看见的脚手架,锁扣...

“不跑了吗?”不知什么时候带上骷髅面具的杰克又居高临下的站在他面前。

“你还是想杀了我吗...不管是哪一次...”

“你都知道了?”

少年低下头没有再看杰克,仿佛等待死亡的来临一样。

“不忍心吗?还是...你还想看看我绝望的样子...”

冰凉的刀片抚过奈布头顶的披风。

“可能每个结果都是一样的,做为屠夫...”

“所以你就要杀了我,来早点为你现在的样子解脱。”

杰克沉默了一会“你还是没有全都想起来...你的记忆里,属于你我的那个记忆...”

“但是我不记得我之前有认识一个叫杰克的人。”

“你在赌气吗?想让我快点杀了你,好让你不要那么痛苦吗?”

杰克转过身迈步准备走了“时间不多了,你最好留在这里,不然有谁会来杀了你,我就不能保证了”

刚迈出去了一步,警报声就整耳欲聋的响了起来。

奈布看见杰克挣扎着想要捂住耳朵,但是...他的手...

面具下的红光溢出了面具“啊啊啊啊——!”杰克痛苦的嘶吼声敲击着奈布的鼓膜。

他刚刚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他,虽然难受的心跳依然在,但是奈布已经明显习惯了一些。

杰克那一声嘶吼,似乎把他的心脏撕裂了一样。

少年看着眼前狼狈的蹲在地上的杰克,有些于心不忍。

轻轻掰开他的爪子,不管刀片划破他的手指,奈布帮杰克捂住了耳朵。

尽管奈布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痛苦比自己痛苦更难受。

“我忘记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警报声声音消失了...

没有知觉,没有意识...杰克迷茫的向前挥了挥爪。

是血...

“这样就...不难受了...吧”

这是杰克无比熟悉的声音,无论是第一次遇见时,那个阳光的少年还是不久之前他面前那个病态的少年,这都是杰克心中的那个阳光。

他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人情冷暖了,是从什么时候?是杀了人吧...

直到遇见了那个孩子,他彻底的放弃了作为杀手的任务。

那是他认定的人吧...

今生今世都只是他一个...

嗯...

杰克睁开眼睛,眼前的空白逐渐恢复,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个血腥的地牢。

杰克看着手上破碎的披风有些失神。

这件披风是他亲手缝的吧...

环视周围,都没有看见那个少年熟悉的身影,视线的模糊让杰克有些害怕。

该不会是...

杰克彻底清醒了,周身的血迹还没有干戈,只是转身看见身后时杰克的心好像停了一拍。

奈布苍白的脸无力的贴在墙边,肚子上还有没有流完的血在源源不断的冒出。

少年没有睁眼,杰克给他披上披风。

蓝色的布条很快也被血染红。

杰克小心翼翼的抱起奈布,额头轻轻和少年的脸颊碰了碰。

感觉到少年微弱的鼻息在脸上吹过。

杰克露出了似乎不属于他的微笑。

“我一定会救你的,等我”

——————————
唔啊抱歉呐
接下来小奈布受伤不能出场了哇
接下来杰克为奈布酱做的事情和后续就分开写了哇。
各位老板们,我文笔不是很好,真的很感谢读到这里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