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霜

粉前注意↓
是咸鱼文手,拖稿能力满分
最近在魔道上痛苦的死去活来
个人混圈挺多的

是个孩厨

头像是我儿子!(我对象画的!)

好看,不接受反驳

像d5,魔道,刀剑,fgo,王者,凹凸,守望,阴阳师,万象,七日.......
会画一点画,不嫌弃可以约稿
有绑定画手,写文可能会带条漫
(如果是我自己画的我就不标画手了!)

错付

整改+全篇 @晏瘗  @在下是日常皮断腿的皮皮佣

ooc

(一发完)

以下正文
——————
凌晨三点,世界进入了一天里最黑暗的时候,即便如此,酒吧里的灯光依然耀眼。
只是夜生活归夜生活,会在酒吧喝一个通宵的人还在少数,人一群接一群的离开,酒吧老板最终还是关掉了舞台的灯光。

从舞台到休息区,酒瓶子凌乱的摆放还有地上随处可见的洒出来的酒水,老板无奈,又开始了收拾工作。

等到回到吧台,先前坐在这一个人喝闷酒的人,依然在做着他的愚蠢行为。

记得就在几天前,也有一个和他一样喝闷酒的人坐在他正对面的位子上。

老板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走的,什么时候来的。

只感觉自从那个人了来了以后,店里就多了些莫名的雾气。

对方望着空酒杯失神许久,随后又不知悔改的向酒保要了一杯混着白兰地和伏特加的鸡尾酒。

“喝混合酒也不怕喝出胃出血。”酒保把酒递给他的一瞬间,对方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又递出了杯子示意酒保再倒一杯。

没有犹豫,又是一饮而尽...

可能再高浓度的酒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了吧。

喝酒时对方嘴角溢出的酒顺着喉结划下,在酒吧此时昏暗的环境下有种说不出的诱人感觉。

对方那生人勿近的感觉好像写在脸上一样,老板没有直接靠近他,继续手上没有做完的事。

再回来时,对方脸上晕染出了一片淡淡的红色。

这也喝的太多了...数着吧台后面的空酒瓶,老板无语的挠了挠头。

玻璃杯应声而碎,飞溅的玻璃渣打断了老板对喝酒人的打量。

“对不起...”

对方拉了拉连着斗篷的帽子,低下头之后只剩下被过多酒水滋润过的嘴唇还暴露在空气中。

对方抿了抿嘴唇,显然是知道自己犯了错。
“对不起...我会赔偿的...”

没有想象中的怒火,老板只是轻描淡写的询问了他的年龄“你成年了吗?”

“嗯...”

“说说为什么喝那么多酒。”老板不在意的径直穿过玻璃渣坐上了他旁边的座位。

“我...杀人了...”

杀人可是个有趣的事,至少在这个时代,杀手界巅峰杀手“雾隐”支配的雾都时代。

传闻中凭一己之力毁灭一整个治安局的怪物。

“没有治安监管,你杀了人,怕什么?”老板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杀的人...”对方沉默许久也没把剩下的半句话说完。

“好心”老板递给了他一个新的玻璃杯,盛了清水“慢慢来,不急。”

“谢谢...”他依然沉默着,似乎对方的身份或是故事对他来说都是难以启齿的痛苦。

“你们的事可以从头来说。”

从头来说吗....

他和自己准确来说确实没有过多的交集了,只是...如果没有他,自己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摆着一副虚伪的样子在这里喝酒了。

要说杀人过程,其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唯一知道的,只有他。

“连目标是谁都不知道...我就动了手,我甚至没有...理解他...这么多年以后对我的第一次...示好...”他说了一个慌。

“你口中的他,似乎对你很重要,又对你很疏远呢”老板又露出了玩笑一般的表情。

没有在意老板的表情,他想起那个昏暗牢笼中,那个一切噩梦开始的地方,当时的样子清晰的印在脑海里。
一具具被开膛破肚的死尸纵横交错的丢弃在牢笼外。

只剩下无助的母子在牢笼之中囚禁着,无论母亲怎么求情,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却只想看见他痛苦的样子。

他的母亲被无情的拽了出去,无视了母亲凄厉的挣扎声,手起刀落,几乎没有犹豫的,母亲的胸膛就被剖开,猩红的血液飞溅而出,血腥味和尸体的腐臭互相夹杂着,胃液在他身体里翻滚,但在冰冷的视线的注视下,却迫使他停止想要呕吐的行为。

“嗯?你很害怕吗?”戴面具人露出一丝玩味,他摘下面具嘲笑的看着孩子“我不会杀你的。”

“呵呵,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那一天他看见了一双和干涸的血迹一样黯淡无神的眼睛...

“杰克”

“一个会在未来把你杀掉的人的名字,希望你不要忘记。”

他还记得那时的他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

那个名为杰克的人及其温柔的抱起那个满脸血迹的他“我会把你照顾到成年,然后,我会像对待我的目标一样对待你。你懂我意思吗?嗯?”

老板换了个动作,不在意的接过酒保手中盛着酒水的杯子递给了他。

“那这样他算是你的临时监护人吗?”

“不...他......是我爱的人...”

老板轻笑一声便恢复到原本倾听的模样。

“不...只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罢了...”想起自己拉开枪栓对着他胸口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我这样的人...配不上他...”

当初...我就应该死在那个庄园,永远都别出来。

当初你走的时候...我就应该躲在你的庄园里永远当一个“囚犯”

我可以替你照料庄园...

可是...

悔不当初

我不甘心...

我毁了你所爱的一切...

甚至...亲手杀了你

暗红的蔷薇被利落的剪下,安放进了早已准备好的玻璃瓶里,替换了已经枯萎的那支。

“过几天就是你的成人礼了,你想要点什么吗?”杰克血色的眼眸温柔的看着面前已经拥有青年人若隐若现的身体轮廓的人。

“我...”他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那句我想和先生永远在一起的话在嘴边又咽了回去。

但明知不可能的他却还想尝试“我想先生多留几天...”

杰克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蔷薇花枝上的刺嵌入了指间,杰克回过神答应了面前的少年“你生日之前我都会留在庄园。”

得知杰克回答的他,暗自欣喜...但

“奈布.萨贝达!”杰克喊出了他的名字,时间隔的太过久远,连他自己都开始淡忘的名字。

奈布.萨贝达...

“但是你别忘了那天的话。”

杰克口中的那一天他很清楚。

“我会把你照顾到成年,然后,我会像对待我的目标一样对待你。你懂我意思吗?嗯?”
杰克当时说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嗯...我一直记着”

他保持着微笑,身后的蔷薇花丛嘲笑般的黯淡下去。
他目送着杰克走出庄园的大门,在那之后,他身处之地,宛如牢笼。

世界陷入黑暗了吧...

杀手...还真是...冰冷呢...

偌大的庄园里就剩下他一个,门庭少有人经过也积了一层灰,若是从门外看进来,这个庄园里的血蔷薇就像魔鬼一样烘托了庄园的腐败和阴暗。

“他说过会回来的...会回来的...”仿佛丧失心智的他,又干出了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把整个庄园都打扫了一遍,是的,一整个。

没人好奇他是怎么做到一晚上打扫一整个庄园的...当然也没人想知道。

当天夜里,杰克如愿以偿的回来了,毕竟作为绅士,失约是万万不能的。
然而沉睡中的他又知道什么呢。

他在哭呢......

杰克也不知道现在的他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回想他的。

奈布.萨贝达....

在庄园的那七天,尽管这个小老鼠并不知道...

玻璃瓶中的蔷薇寿终正寝的以可见的速度凋零,他又折了一支...

该走了...

窗外的天际开始泛白,杰克最后站起身看了奈布一眼。

眼前人六年前的笑颜又浮现在他眼底,奈布他有多久没有笑过了...

也对,没有人会对我笑,因为我是雾隐...我代表了死亡。

玻璃瓶里的蔷薇还是杰克走时的那只,花瓣早就腐烂成灰,只剩下一节花枝。

即便是如此,他也舍不得扔掉,或许是因为那花枝上一层红褐色的痕迹吧...毕竟那是杰克的血啊...

“先生,你食言了...”

望着凋零的花瓣杰克装作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那又怎样?”

他离开时的话还印在他的脑海里“奈布.萨贝达,你已经正式从我的死亡名单上消失了,我给你活下去的权力。”

“但是,需要你配合我一件事,永远离开我的视线。”

为什么...

为什么......

脸颊上灼热的感觉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他闭着眼睛感受当时复杂的感觉。

他摔了玻璃瓶,玻璃渣溅到了杰克的外套上“先生还不明白吗...我...”
他换了口气恍惚的目光在杰克身上飘忽不定“我...喜欢先生...”

他不知道自己对杰克什么时候从喜欢变成了爱,爱的无可救药,就像是毒药让他丧失心智。

但是...

他的喜欢又算什么?

“嗯?可是我不喜欢你”

“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杰克轻笑一声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连他的成人礼都没有来...

只有他一个人的成人礼...哈哈哈多嘲讽啊。

杰克把庄园的钥匙给了他,算是代表他彻底自由了吧。

他去当了个彻头彻尾的乞丐,离开庄园的他一无所有。

嗯...从头开始吧。

“嘿,穷小子,找工作吗?”思索去处的他被一家私人会所的人找到了。

工作说来也挺简单,就是去当个雇佣兵,上战场,有训练,包一日三餐,不包保险。

上战场吗...

“你可不要误解,这可不是什么战争时代,我说的战场,是你和雇主目标的战场。”

也好,也许杀的人多了,我就会忘了他变得和他一样冷血吧...

“才过了一年,你又回来了,奈布。”
“嗯,杀的人多了,我都快忘了你了杰克。”
“你要来杀我了吗?”

杰克张开双手,好像不在意自己死活一样把胸口对着已经拉开枪栓的枪口。

“对不起...”
“嗯,这是你的任务,不用道歉。”
“...”
“来吧,开枪。”

鲜血淋漓之后,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情感了

他完成任务了...吧

他杀了他...吧

神情恍惚的他在刚刚发生的血淋淋的回忆中几乎要疯掉。

你知道吗杰克...

我还爱你呢...

我还...


他当然没有把这些告诉老板。
从酒吧离开之后他又去的那个庄园,高度醉酒的他是怎么徒步走到庄园的只有他和一个人知道。

我曾交付真心给了一个人

但是有一天我亲手杀了他

我亲身经历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但是我没有勇气再拉开枪栓

就让我这么苟且的活着...




奈布,雾是不会消失的哦。
——————
谢谢老板们看到这
————————
后续
————————
雨水浸湿过的土地散发着迂腐的气味。

雾气中的身影愣了愣,果然还是又回到这个庄园了...

杰克....

杰克........
真是腐朽啊...

“这是什么?”

领头人拨开覆盖着墓碑的杂草“这是...这个庄园的庄园主给...爱人建的墓碑...”

众人仔细的观察了墓碑,发现了墓碑底座上的按钮。

“按了看看吧”

按钮被按下,墓碑后的暗格弹了出来。
“这是...玫瑰手杖!”

“都翻了他的墓了,不打算解释什么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震慑了众人,一些人僵直在原地,而另一些人则迈开腿向庄园大门跑去。
“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是因为我招待不周吗?”
“那我来重新招待招待我的新客人吧!”

这是这些年...死在这个庄园上的...第九十七个人了....

奈布.萨贝达

我等你来还你剩下的债!

评论(3)

热度(15)